---6/24補充---



爲了與300推廣ver.整合,將比較敏感(?)的字眼做了些許變動:

刪除〝王子〞,改成〝公主〞。
國王的百合控屬性終於暴露在大眾眼光之下w


---我是分隔線---

好久沒這樣字數大爆走了!(倒)

不過,說真的寫V家真的比寫魔炮輕鬆。XD"
畢竟根本上是完全不用在意OoC的問題,而且、應該也不會有人跳出來說「妳把Vocaloid當什麼了!!」這種事情吧...(默)

雖然感覺寫的很隨意,但是還是稍微說一下吧w
惡搞有,不能接受形象崩壞的某某控、記得特別慎入。XD




『──很久很久以前。』
童話的開端總是從這裡起始。
而事實上,這個故事、雖然時間點並非再多久遠的年代,但是…
 
噓。
 
『很久很久以前──』
描述公主與精靈彼此間、一見鍾情的過程,還是該怎麼開始吧?
 
Aschenputtel
 
 
 
修短的褐髮是為了防止工作時受到妨礙。
萬年不變的灰色裙擺,也是為了相同的理由──儘管她更喜歡熱情如火的紅色──不過,如果比隨著後母Kaito嫁來的兩個孩子還要搶眼…
 
「Meiko──!」
「Meiko姊姊──!」
「總是灰溜溜的Meiko姊姊──!」
 
將手中的抹布擰乾,Meiko抹去沾上鼻尖的蜘蛛網,拍拍身上灰塵,急忙朝發聲來源跑去。
 
──如果回應稍微的慢了些。
晚上,就沒有燒酒可以喝了呢!
 
所以,一生懸命?
 
「我來了!Kaito媽媽!還有…」
輕抿彷彿塗抹了妖艷色彩的紅唇,「我可愛的弟弟與妹妹,レン、リン。」
 
「遲到了──」異口同聲的說著。
坐在窗櫺上的雙子瞇起了宛如湖泊的翠綠瞳孔,身後恍似露出了小惡魔的尾巴再緩緩擺動,「比規定的時間還要慢了0.0001秒喔,Meiko姊姊。」
 
晃了晃手中用來計時的沙漏,雙子間的默契總是好到讓Meiko無言以對。
 
…話說回來,那種東西可以計算時間到小數位後面這麼多位嘛?
儘管心中抱持著想要反抗地疑問,但可憐的灰姑娘Meiko還是默默垂下頭,表示悔過。
 
畢竟。
反抗,等於沒有燒酒。
沒有燒酒,等同生不如死。
 
嗯。
雖然說遲到的懲罰也有點…
不過,現在也只能祈禱某兩個惡魔性格的小傢伙能饒了她這把老骨頭。
 
「リン跟レン,不要在糾纏於這種小問題上了!」
揮動高級白鵝毛製成的羽扇,Kaito半掩濃妝豔抹的後母臉,本來低沉的嗓音、聽來有種莫名地高亢,「ルカ公主的相親舞會就迫在眉睫,還管髒兮兮的Meiko到底遲到幾秒…這種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是~」
興致缺缺地收起沙漏,雙子懶洋洋的應聲。
 
「吶、那個叫做ルカ的什麼公主──」
「會有リン(レン)這麼可愛嘛~Kaito媽媽?」
 
爲了矯正雙胞胎的自戀傾向,Kaito裝模作樣的搖扇、嘆息,澱在風中的香粉味,嗆得一旁的Meiko差點打了個大噴嚏。
 
「說到這個ルカ公主的事績,可是一時半刻也說不完…」
眼中突兀閃現少女漫畫中才會看見的繁星光彩,想起ルカ公主英姿瀟灑的模樣,就連早就嫁做人婦的Kaito也忍不住展現中年特有的思春情懷,「像是在遙遠的東方海上用一本釣大戰百斤黑鮪魚,或是、訓練北海的章魚海怪敲鼓之類的──」
 
…拿來當下酒菜應該不錯。
正發著呆地Meiko,在聽見Kaito那一番『要是媽媽我能年輕個十歳…』微妙發言後,腦中卻只選擇性地對〝鮪魚〞與〝章魚〞做出反應。
 
「──總之。你們兩個!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引起ルカ公主的注意!」
高聲囑咐面前同時打了個大哈欠的連與リン,Kaito燃燒著某種慾望的眼神有些猙獰,「不管是要開壓路機入場還是怎樣都隨便你們!」看著說到壓路機就兩眼放光的雙胞胎,Kaito使出最後的手段:利誘。「再說,如果你們成為王后…就會有吃不完的香蕉跟橘子喔!」
 
「香蕉!」
「橘子!」
 
不約而同地振臂歡呼,雙子在彼此眼中看見了熊熊燃燒起的鬥志。
 
「一起──」
「當上王后吧!」
 
如此信心滿滿宣布野心的下一秒,兩隻小惡魔終於將轉移許久的注意力放回已經昏昏欲睡的Meiko身上。
 
「灰噗噗的Meiko姊姊──!」
「整天鑽煤灰的Meiko姊姊──!」
 
啪的一聲闔上扇子,Kaito對猛然驚醒的Meiko補上最後一刀,「就是這樣,Meiko。下星期我們要去參加王宮的選妃舞會,麻煩妳幫我們準備服裝了。」
 
「手工的~」
「手工的新禮服喔~」
 
…五天之內要準備三件手工禮服嘛!?
彷彿晴天霹靂,Meiko只能一臉錯愕地看著塗抹著紫色眼影的Kaito、露出了恍似慈母的笑容──那個笑容配上混凝土般的粉底,乍看之下實在讓人感到驚悚
…不、是驚艷?
 
「對了,レン~」
「什麼事,リン~?」
 
「──聽說,王宮中有密藏的大吟釀喔!」
「咦~?那還真是讓人期待王宮特釀米酒的風味!」
 
牽起彼此的手,レン與リン丟下在Meiko眼中看來簡直壞心至極的燦爛笑容後,踢踏著愉快地舞步,隨著Kaito離去。
 
至於可憐的灰姑娘Meiko?
只能在聽見〝密藏大吟釀〞之後,無力地跪倒、當場白化。
 
* * *
 
「我希望在我回來之前,窯坑裡的煤灰都要清掉。」
離去之前,刻薄後母Kaito還特別指派了不算少的家事,讓留下來看家的Meiko打發時間,「還有,妳得把廚房後面堆放的蔥洗乾淨。」
 
「Kaito媽媽~」
「愛碎碎念的Kaito媽媽~」
 
幾乎有半個身體懸掛在壓路機駕駛座窗口外的雙子,急切地催促著自己的母親,「──在不快點去王宮,會沒有停車位喔!」
 
「來了!來了!」
大聲回應著的Kaito,加快了吩咐工作的速度,「…雖然リン跟レン那兩個孩子總是吵著要拿香蕉、橘子當正餐,不過爲了他們的健康著想,明天的主餐還是烤個蔥餅…至於甜點,我要Häagen-Dazs,其他照舊。」然後,艱辛的提起裙擺、爬上壓路機的車頂…
 
──總而言之。
正因為如此,可憐的Meiko,只能在明月高掛的夜晚,一把一把洗著泡在木桶中的青蔥。
 
明明這種時候,最適合一邊喝酒、一邊咬魷魚乾賞月
嘆息著,Meiko搓揉著手中的蔥,洗去上面附著的泥土與灰塵。
 
啊啊…
王宮特製的大吟釀…!
咽了咽唾沫,沉醉在大吟釀風味幻想中的Meiko,絲毫沒有注意到手中蔥正隱約發著墨綠色的詭異光芒。
 
「…好想去喔。」
無奈的妥協於只能回味起民間粗釀清酒味道地舌尖,Meiko忍不住呢喃岀傾羨能夠前去王宮的後母與一雙弟妹的話語。
 
「去哪裡?」
「當然是去王宮啊…」
 
「為什麼?」
「當然是──」
 
愕然地止住未說完的話語。
如果沒記錯的話,Kaito、リン跟レン都去參加城堡的宴會,所以今天家裡應該只有她一個人,那麼,剛剛跟她一問一答的…?
 
「鬼啊──!」
「真是失禮!」
 
卻沒想到這番否認完全沒有被嚇壞的Meiko聽進去,她只是兩手各一把蔥的掩住眼睛、喃喃自語著「妳看不到我、妳看不到我…不,殺妳的人不是我啊!所以不要找我報仇──!」
 
「…人家到底哪裡看起來像鬼了。」
「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像。」
 
「我的臉不是綠的!」
「妳的頭髮是呀…!」
 
「…我有腳。」
「妳會發光。」
 
「──總之!人家不是鬼啦!」
「不是鬼?那就是闖空門的!」
 
說到這裡。
Meiko終於克服恐懼,把遮眼用的蔥拿了下來──映入眼簾的,是右手拿著一把青蔥、翠綠長髮紮成雙馬尾的少女。
 
「…人家也不是小偷。」
眩然欲泣地揮舞著手中的蔥否認,「我是蔥的精靈,ミク。」
 
「蔥的精靈…?」
Meiko半信半疑打量著眼前的少女,「沒聽過這種東西喔。」
 
「唔、那是因為──」
少女頹喪地垂下肩膀,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我被封印在蔥裡面有千年之久,所以人們早就把我遺忘了。」
 
「那妳又是怎麼出來的…?」
「只要將蔥搓揉三次、然後再唱傳說中的甩蔥歌,我就會出現了。」
 
…妳以為現在是在說一千零一夜中的阿拉丁與神燈嗎,小姐?
 
再說──
「我剛剛可沒唱什麼甩蔥歌。」
連那個是什麼都沒聽過,斜眼看向臉色蒼白、只能乾笑的ミク,Meiko毫不留情的指出她話語中的破綻,「…妳果然是小偷吧?」
 
「欸、不是!才不是這樣!」
用力的左右擺動雙手,「只是…」
 
「只是?」
「…只是因為太久沒人呼喚我,人家才忍不住跑出來的嘛!」
 
──結果只是不甘寂寞罷了!?
看著用手掩面、害羞到不行的ミク,Meiko選擇沉默以對。
 
「──總之。」
清了清喉嚨,彷彿是爲了打破兩人之間的靜默,又或許是爲了向Meiko證明自己的真實,ミク轉動著手中的蔥,拍拍平坦到幾乎看不出起伏的胸脯,「爲了感謝妳的救命之恩,我可以幫妳實現一個願望。」
 
可以…
可以實現一個願望!?
 
「那我…!」我想喝喝看王宮內的大吟釀!
差點就脫口而出的慾望,卻在理性的勸阻下硬生生的擱淺在唇畔──Meiko想起後母Kaito用來說服雙子的那席話──『如果當上王妃,就會有吃不完的香蕉、橘子!』
 
也就是說,如果可以入主王宮…未來想要什麼都不成問題吧?
 
「我想要當ルカ公主的王妃!」
沉思許久後,終於這麼說道的Meiko,滿是期盼的看著ミク。
 
「咦…這個的話,有點、困難?」
浮現了略感為難的神色,ミク慌張地將在聽見她這麼說後,馬上準備轉身報警的Meiko攔住,解釋,「因為控制人的感情是違反規範的,所以…可以、換一個嘛?」
 
「──既然如此。」
撩撥著向來引以為傲的褐色短髮,「就讓我去參加王宮的舞會吧。」憑我傾城傾國的美貌,那個什麼ルカ公主,絕對手到擒來?這麼打算的Meiko,本來把算擺出性感姿勢,卻被落下的灰塵弄得咳嗽頻頻。
 
「好的。」
含蓄淺笑,ミク甩動手中浸岀淡綠螢光的青蔥,「リリカル~マジカル!」
 
一陣刺眼的光芒閃過。
Meiko萬分期盼地睜開雙眼。
 
「啊、果然很適合Meikoちゃん…」
「明明除了顏色有變之外、其他根本就沒差別喔,ミクさん。」
 
「反正…」
ミク羞愧地低下頭,怯生生的囁嚅,「反正!我就是想像力匱乏嘛!!」說完,並掛著兩行痛心的清淚,衝向天際、化為流星。
 
再次被留下的Meiko,只能仰高頭、無語問蒼天;然後嘆息著,牽起應該是被某位中途情緒失控離開的蔥之精靈變出來的交通工具──車身印有珠蔥圖案的摩托車──暗自感慨:「好在記得留下車子,否則這裡離王宮這麼長段路…」
 
沉默一會。
「──說起來,這種〝青蔥至上〞的品味還真是讓人不敢茍同。」
 
儘管如此,Meiko還是默默的催動引擎,急速轉動的輪胎、揚起一陣塵土。
 
再眨眼,撫頰的風已經掠過她耳邊。
帶上風鏡的Meiko,嘴角是略顯玩世不恭的傲然笑意。
口中哼唱著不成歌的小調當然,歌詞無非是什麼「燒酒、番薯酒、纯米吟釀唷~」…果真是愛酒成癡呢。
 
看見城堡的燈火燦爛,就在不遠的彼方。
催促油門,Meiko愉悅地大喊:「等著我!!宮廷特製的大吟釀!!」
 
* * *
 
…已經不知道拒絕了今晚第幾次的邀舞。
王國的公主,巡音ルカ,無視國王狂刺在自己身上的白眼,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坐在這種華而不實的椅子上,還真容易讓人筋骨酸痛。
垂垂肩膀,在替換交疊的大腿,老實說,ルカ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舞會到底有怎樣的意義存在。
 
再說。
來的怎麼盡是些庸俗──
鄙視的眼光落在正放聲大笑的某位藍髮貴婦身上。
 
或是,準備吃白食的──
責備的目光凝望著正以一種驚人速度席捲水果區的、金黃色身影。
 
對了。
剛剛聽見衛兵報名,那三個沒什麼…禮儀的人,似乎是來自民間、靠著一時爆富而買到爵位的Vocaloid家。
 
──果真是!
 
「無聊透頂…」
低聲抱怨,ルカ起身,向身旁瞪她瞪到眼睛快要抽筋的國王陛下──也就是自己的父親──說了聲,「我去透透氣」後,直接忽略隱約飄蕩在大廳中、衛兵大喊著「民女Meiko到!」的回音…
 
畢竟,〝等待著誰、期望看見誰〞這種事情──
要說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那些全都衝著〝王妃〞之名而來的人,全然引不起自己的興趣呢?
 
她深吸了口充滿青草淡香的慵懶空氣,終於感覺緊繃的情緒有些微放鬆,不過仍舊是弄不懂父王之所以辦這場舞會的原因啊…!
 
嘛、
雖然整天在自己身邊耳提面命著說「百合萬歲!」這種話的父親,會一不做二不休的搞岀這種大動作並不是難以理解的事情?
 
但是…!
頓時感到一陣頭痛。
 
摸著確實感覺到疼痛的額頭,ルカ驚訝地左顧右盼──四周空無一人的看不出任何不同。
 
「啊~對不起,下面的人~」
 
聲音…?似乎是從上方傳來的?
疑惑地抬起頭,ルカ頓時忘記該怎麼形容她所看見的景象──身體周圍環繞著微弱的青綠色螢光、柔細髮絲在風中飛舞,從滿是星辰的天空中、翩然飛落的少女──她幾乎是下意識地敞開雙臂,迎接這個在遇見的第一秒、就被認定為〝精靈〞的存在。
 
理所當然地墜入ルカ懷中,ミク歉疚地斂眉。
 
「對不起,很痛嗎?」
她輕撫著ルカ的頭,眼中漾滿自責淚光,「都怪我一個不注意…就讓蔥、掉在妳頭上了。」
 
蔥…?
張望著,然後再不遠處的白色石板地上、看見同樣散著綠光的青蔥。
 
「…我沒事。」
吶吶地呢喃,ルカ萬分不解這種本該出現在廚房內的蔬菜、怎麼會突然從天上掉落?不,更讓她在意的是──「妳是精靈…?」
 
「嗯!」
大聲回答,ミク開心地挺胸──儘管看起來實在沒什麼差別──但她還是為了終於有人認岀她而感到愉悅,「我就是傳說中的蔥之精靈,初音ミク!」
 
蔥之精靈啊…
果然,完全沒聽過!
只不過,看著因此笑得宛如孩童般天真爛漫、自稱『ミク』的女孩,ルカ對於自己〝從未聽聞〞的這個事實,只能汗顏苦笑。
 
「好吧!」
用力擊掌、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的ミク,「為了獎勵妳認出我的身分,我就替妳實現一個願望…!」
 
「願望、嘛?」
「嗯!什麼都可以!不過,不能變動人的感情喔!這是禁止事項~」
 
「那麼…」
微微瞇起玉髓色彩的瞳孔,露出與其說是不懷好意、不如說惡作劇般的微笑,「…蔥之精靈啊,如果我給妳一輩子也吃不完的蔥,妳願意留下來當這個國家的王妃嗎?」頓了頓,「最後,如果可以…我想要多要求一個Kiss。」
 
「咦?不、不是說只能有一個願望嘛…」
「Kiss的話,就當作是妳粗心大意對我造成傷害的賠償吧?」
 
「唔、」
小臉略顯為難的鼓起,「人類真是狡猾…」
 
執著於〝Kiss〞的ミク,似乎為全沒有意會到所謂的『成為這個國家的王妃』是怎麼回事。
 
「…所以、妳的回答呢?可愛的精靈。」
沒有理會ミク的抱怨,ルカ只是探岀指尖輕觸她粉嫩的唇瓣,「是要自己主動?還是由我開始?」
 
「呣、身為一名蔥之精靈──!」
游移著不安的視線,最後定格在ルカ的──。ミク的臉頰再次飄起一片誘人紅暈,「我、我知道了…」
 
結果。
到底是知道了什麼事情?
 
是關於成為王妃的決定?
亦或,是興然接受自己任性要求的One More Kiss?
 
然後。
ルカ感覺到ミク傾前的髮梢騷動著她的鼻尖,以及烙在臉上那分三分灼熱、七分曖昧的氣息──
 
遠方的教堂響起了午夜鐘聲。
抱持著加速地心跳、期望中的柔軟,卻沒有隨著濃厚夜色一起降臨。
 
* * *
 
思念並沒有膠著到令ルカ食不下咽的地步;同時,也沒有淺薄至可以輕易遺忘那個翩然降落在自己懷中女孩的程度──只是,儘管ルカ認定自己一如往常,看著一把蔥嘆息的公主卻怎麼也無法讓旁人輕信她沒事。
 
終於。
看不下去的國王開口詢問了。
 
「為什麼公主要整天望蔥興嘆?」
「…這把蔥,是我很重要的人留給我的禮物。父王。」
 
聽見ルカ這樣的答案,本來還很擔心本國公主是否被蔥詛咒的國王,赫然眼睛一亮,本來聳垮的肩膀,也興致勃勃的挺了起來。
 
「是在舞會上認識的嗎?哪家的女孩?」
「是在舞會上認識的,可是我不知道她是哪家閨秀…」
 
無奈的抿唇,ルカ總不可能告訴國王自己在離開宴會大廳以後,遇見了一個從天而降的精靈…蔥之精靈;否則可能真的會被當成神經病,關上那座傳說中的高塔?
 
好在國王也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追究下去,他只是抖動著白花花的鬍子、大笑,「原來我家的ルカ公主得的是相思病啊!」下了如此結論。
 
「那麼,唯一的線索只有這把蔥囉?」
「是的,父王。根據城堡內聘用的賢者所言,這不是普通的蔥,而是魔法之蔥!」
 
「魔法之蔥?」
「沒錯。是只有真正的擁有者,才可以驅動它的魔法之蔥。」
 
有一回、沒一回撫摸著自豪的鬍子,這是國王用來思考的慣有動作。
 
「這樣吧,公主…」
──就讓傳令帶著這把蔥去尋找它真正的擁有者。
 
國王如此下令。
於是,臣子神威的苦難日開始了。
 
為了實行王的旨令,神威踏遍了國內所有有著適婚年齡女兒的人家,尋找這把蔥──魔法之蔥──的所有人。
 
一次又一次的嘗試。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少女們的失望,等同神威與公主ルカ的失望。
 
就在兩人抱著〝下一家在不是並準備放棄〞的覺悟時,他們終於按響了那家人的門鈴。
 
應門的是後母Kaito。
當他第一眼望見風塵僕僕的大臣神威,本來最先反應是把算直接關門說『沒人在家』,但當Kaito看見拉開斗篷帽簷、從馬上躍下之人竟然是公主ルカ時,Kaito連忙改變了原本高傲的態度,「Vocaloid的家門永遠為尊貴的公主殿下敞開。」
 
「我想Kaito夫人應該很清楚公主此次前來的目的。」
神威往前站了一步,擋住Kaito如狼似虎的目光,卻沒想到身經百戰的他,在Vocaloid夫人的注視下,硬是打了個冷顫;但是,輸人不輸陣,努力掩飾從背脊竄起的疙瘩,神威仍舊用力挺起後背,堪稱是名活生生的鐵血真漢子。
 
「當然、當然。」
Kaito搓揉雙手,那搓動的速度快到、簡直讓人懷疑會不會再下一秒就起火燃燒,「公主選妃的事情鬧的全國沸沸揚揚,尤其是向Vocaloid家這種…王室特別冊封的貴族,怎麼可能不清楚?」
 
「──那麼。」
「把家中適婚年齡的孩子都帶來公主面前吧。」
 
拉開裙擺,行了個貴族禮儀,Kaito笑得諂媚。
他走出用來接待貴客的房間,立刻扯開嗓子大叫:「Meiko──!妳這該死的酒鬼!又去哪裡偷懶了!?」
 
「是、是!我、我在這裡Kaito媽媽。」
慌忙從轉角處竄出,Meiko抹了抹嘴角,確保上面沒有沾上任何自己偷喝酒的證據,「怎麼了嗎?」
 
「去把妳那兩個可愛的弟弟與妹妹叫來。」
蹙起眉,Kaito捏住鼻子、暫時不想在客人──尤其是公主──面前追究Meiko偷懶的罪過,「快點!」
 
應了聲,Meiko踩著答答地腳步聲,再次消失在轉角。
等她重新出現,身後已經跟著明顯從睡眠中應被搖醒、一臉不高興的雙子倆。
 
「公主,這就是我們家的孩子。」
Kaito連拖帶拉的將一步也不想邁開的雙子推到ルカ面前,「請問您喜歡哪一 個?」活像個推薦自家紅牌的老鴇。
 
「…讓他們試試看吧,神威。」
ルカ平靜的望向窗外,似乎對於選妃測驗已經興趣缺缺。
 
「這就是測驗是否您家閨秀…可以成為王妃的工具。」
神威小心翼翼地打開裝飾奢華的長箱,開啟的瞬間、就連本來還揉著惺忪睡眼的雙子,都忍不住倒抽一口氣──畢竟,誰也猜不到,原來測驗的用品竟然是一根蔥!
 
「請問…現在是要測驗誰比較會切蔥花嗎?」
 
面對Kaito略帶敬畏的提問,神威只是搖搖頭,「不要小看這把蔥!它可是由大賢者鑑定過、世上獨一無二的魔法之蔥!」
 
「魔法之蔥…?」
「簡單來說,只要您家的孩子可以讓這把魔法之蔥發光,就能夠成為王妃。」
 
──簡直就是亂七八糟的原則。
Kaito尷尬地苦笑,卻又不好戳破神威一臉認真說出來的解釋。
 
「レン你要試試看嗎?」
Kaito催促著一旁正在跟雙胞胎姐姐竊竊私語的レン。
 
「…這位太太,我們要找的是王妃。」
「那麼,リン妳去吧!一定要讓蔥發光!」
 
聳聳肩,リン一臉無奈的握住青蔥、揮了揮,沒有任何動靜。
 
「不是我。」
事不關己的說著,リン將蔥遞還給神威後,蹭回レン的身邊,「我們可以回去繼續睡了嘛~Kaito媽媽?」
 
「リン妳這樣測哪會準!要多用心去感應蔥的脈動啊!」
面對女兒冷漠的態度,Kaito氣得直跳腳,「就算感覺不到也要用念力讓蔥發光!」
 
「咦~?」
一副嫌麻煩的臉,指向神威,「可是那個大叔剛剛也說了,要選的只有一個王妃。」牽起レン的手,リン任性又倔強的鼓起臉頰,「如果不能跟レン在一起的話,就不要──!」
 
「可是有吃不完的橘子,リンちゃん!」
「橘子也沒有レン重要喔,Kaito媽媽~」
 
「再說。」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リン將頭懶散地靠向レン的肩膀,「這種事情,明明就還有Meiko姊姊這個倒楣鬼可以去做啊~」
 
「…還有一個孩子嗎?」神威疑惑地挑眉。
Kaito冷汗直流的乾笑著解釋,「是還有一個…不過已經過了適婚年齡很久了!」
 
「公主殿下?」
「叫她試試也沒關係。」
 
無奈之下,Kaito只得叫來自己口中〝已經超過適婚年齡很久〞的Meiko。
 
「有~什麼事情嘛,Kaito媽媽~?」
抱著酒瓶搖搖晃晃,Meiko打了個酒嗝,「我、沒有又偷跑去喝酒喔~」
 
Kaito氣勢洶洶一把奪走了Meiko手上的酒瓶,焦躁地衝著幾乎快要站不穩的某人大喊,「公主希望妳參加選妃測驗,還不給我快點!」
 
「選妃~?」
瞇起一雙朦朧醉眼,Meiko不解地看著神威手上的那把蔥,「是要看誰比較會切蔥花嘛…?」
 
「…不是。」
沒好氣的否認,Kaito不想繼續糾結在這無聊的蠢問題上,只是將蔥用力塞到Meiko手中,「總之,妳給我拿著揮揮看就是了。」
 
「欸~?又要甩蔥~?」
Meiko揮了揮魔法之蔥,傻笑著嘆息,「小心等下會有蔥之精靈被甩出來喔~」
 
「什麼蔥之精靈…」簡直是無稽之談!
正準備從某個醉鬼手中搶回魔法之蔥的神威,卻被ルカ揮手制止,「公主殿下?」
 
「妳說什麼精靈的事情?」ルカ向來冷靜的語氣,莫名急切了起來。
「就是那個嘛──!什麼洗蔥搓三次、順便唱著甩蔥歌就會跑出來的精靈喔~」
 
洗蔥搓三次…?
還要配著甩蔥歌…?
 
「還真是微妙的怪趣味啊…」
接過神威手中的魔法之蔥,ルカ偏偏頭、露出輕淺的笑容,「走吧,回去了,神威。」──我們已經找到王妃殿下了。
 
* * *
 
──後來。
聽說ルカ公主在房間內勤練了一個月的Ievan Polkka。
然後,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王宮內的廚房冒出一道詭異的綠光。
 
隔天。
國王愉快的宣布公主將與某個少女結婚的消息。
 
這個消息讓一群暗戀著ルカ公主的少女們、心都碎了。
於是,她們不約而同的聚集在王宮廣場前表示抗議;幸運的是,隔天的隔天,在ルカ公主出面安撫之下,傷心的少女們終究紛紛散去──
 
『暗戀公主讓我的青春有了色彩。』
曾經的〝ルカ公主Love後援會〞狂熱會員,在婚禮當天、接受訪問時,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這麼說了,『雖然,那個色彩現在變成黑白的了。』
 
至於跌碎多少少女芳心的ルカ公主──?
在對蔥之精靈,ミク兌換了當初沒有實現的One More Kiss後,連本帶利的在洞房花燭夜的當晚,不斷地要求了One More Time…
 
──可憐的王妃殿下,就這樣在婚禮結束後的一個禮拜內完全下不了床。
 
最後。
雖然可能沒人在意,不過關於這篇檯面上的主角──灰姑娘Meiko──的結局,還是稍微地、交代一下?
 
因為一時酒醉而胡言亂語,卻讓公主ルカ終於領回〝欠債偷跑〞新娘的Meiko,連同她的家人,獲得了國王的重賞──吃不完的橘子、香蕉、Häagen-Dazs,還有,王宮特釀大吟釀米酒!
 
「──好喝!」
抱著貼有〝王家大吟釀〞的酒瓶仰頭而飲,Meiko拿起了一旁的魷魚乾,「果然不愧是王家密釀…唔?」倒過來的酒瓶已經空空如也,她微微蹙起了秀麗的眉尖,口齒不清的說,「神威,再來一瓶!」──就這樣在王家酒庫中過著日子的灰姑娘Meiko,就某種層面上來講,也可以說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吧?
 
─ End ─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