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父親節賀文+L君跑船送行文+70000 Hits賀文

菲特爸爸,妳果然還是我的本命!TAT

本篇的副標題:馬鈴薯與燉肉的愛情故事。(大錯)




從來沒有想過…
原來報章雜誌副刊上的小小專欄故事,竟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儘管那並非什麼八股又轟轟烈烈的愛情連續劇,也非糾纏了情慾與心機的三角關係──只是,以前的自己,從來無法理解、為什麼『光是凝視某個人專注的側臉,並可以感覺到無法言喻的幸福』?

──現在卻不同。
停下翻閱雜誌的指尖,輕輕滑開的唇畔,還有忍不住、描繪著她輪廓的視線;再再說明了,她,高町なのは…也許、真的不只是也許,她對眼前的這個人,抱有不同於他人的好感。

彷彿注意到了身後太過熱烈的注視,Fate略帶疑惑的偏過頭,正巧對上なのは堆滿微妙笑意的臉龐。

「…なのは?」
意會錯誤的她,擺出歉意的表情,「就快到一段落了。」這麼說著,藏在平光鏡片後的濃醇酒色卻若有所思的猶豫,「…感覺無聊的話,可以先回去,沒關係的。」

「不會喔。」
假使,那句話指的是等待Fate轉過頭、看向自己的瞬間,那麼,與其說是無聊、不如說是一種期盼?「再說。不是昨天就約好今天要一起吃飯的嗎?」

「可是…」
看著一桌早早之前就已經失去熱度的飯菜,Fate真的有說不出的抱歉,「なのは、一定餓了吧?」

「沒關係。」
搖搖頭,「反正,光是看著Fateちゃん就飽了。」秀色可餐,說的也許就是這麼回事?

相比笑得燦爛的某人,Fate只是尷尬的別過頭、白皙的臉頰浮現異常誘人的紅潤色彩;她習慣性的推起鼻樑上的眼鏡,像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我想,我們還是先吃好了。」喃喃自語,なのは現在還在發育期,要很注意飲食習慣…諸如此類的叮嚀。

「…真是的。」
頗不贊同的瞪著將文件存檔後並離開電腦前的Fate,なのは不滿地鼓起臉頰,「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Fateちゃん。」

「成年之前說這句話,是沒什麼說服力的喔?高町小姐。」

端起矮桌上的簡單菜餚、拿進廚房微波加熱,對於なのは的抗議Fate只是不以為然的輕笑。

「明明Fateちゃん比我更像個孩子。」
趴在桌面,なのは仰視著Fate的身影,不服輸的抱怨,「…不是吃飯吃到一半睡著,就是餓到昏倒在玄關前。」──不會照顧自己的大人才沒資格說她還是個孩子呢,言下之意、大概就是這樣吧?

「唔…」
困窘的苦笑,「那是意外、意外。」

「──喝咖啡喝到胃痛、臉色發白這件事情也是意外嗎?」
有些任性的耍起脾氣,這樣的高町なのは,果然、還是個孩子?「或是,為了取材就突然人間蒸發好幾天,結果差點登上報刊尋找失蹤人口專欄──這樣的Fateちゃん…!」

「這樣的我…怎麼了嗎?」
最重要的是,被責備的一方,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一臉無辜。

「…沒什麼。」
莫名地嘆息,〝這樣的Fateちゃん…最討厭了〞什麼的,還是說不出口。

「是嗎?」
寵溺的揉了揉なのは的髮,Fate雙手合十的說著開動,打開鍋蓋的剎那、露出了孩子氣的表情,「是馬鈴薯燉肉欸…」

「嗯,因為媽媽又不小心做多了。」
咬著筷子,なのは含糊不清的說道,只是別開的眼神有些心虛,「…而且,Fateちゃん、不是說過〝喜歡〞的嗎?」

「桃子さん的燉肉真的很好吃。」
Fate笑開的臉龐有種難以形容的稚氣,有時候、なのは真的很難相信對方的年齡比自己還要大上一些──但是,不討厭…更準確的說法,也許是喜歡吧。

「吶、Fateちゃん。」
彷彿是為了替忍不住開始灼燙的臉頰降溫,なのは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這次的工作內容也是,呃…那個?」

「不是地方名產特別專欄了。」
有些僵硬的微笑,回想起當初為了介紹溫泉名勝地區的特產饅頭而吃遍了當地所有有名、不有名的菓子屋,結果差點患上了〝甜食恐懼症〞,Fate就不禁打了個冷顫,「這次的話…」

「嗯?」
看向Fate欲言又止的表情,なのは感覺有點不對勁,「Fateちゃん?」

「不、沒什麼,吃飯吧。」
略顯僵硬的笑容,Fate貼心替なのは夾菜的舉動,此時看起來卻有點矯作?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Fateちゃん。」
燦笑著按下Fate的筷子,なのは的笑顏讓Fate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呃、那個…總之──」
不敢直視なのは太過灼熱的視線,Fate怯弱的轉開視線,「這次是…的專題報導。」

「是?」
「…關於歌舞伎町的風塵文化。」

「這樣啊…」
夾起一塊燉煮入味馬鈴薯,なのは反常的沉默、蹙起眉間,好一會才爆出了一句「所以Fateちゃん有去那個嘛…牛郎店?」

「不不、沒有。」
漲紅著臉,Fate急忙擺手否認,「絕對──連有小姐作陪的那種都沒有去過!」

「那Fateちゃん的內容…?」
似乎無法理解向來總是實事求是的Fate怎麼會這麼難得沒有一股腦的就直接衝去第一現場取材,「難道是自己妄想嗎?」

「也不完全是啦…」
苦笑著,Fate頓了頓、思考著該如何跟なのは解釋這次不同以往的狀況,「なのは也知道的嘛…我待的那間雜誌社,根本就沒有那個財力支付貼身訪談所需支付的〝坐檯費〞…」

「所以,該怎麼說…其實也就只能守著門口等到打烊,然後看看有沒有哪位好心人士可以讓我訪問、這樣。」

「過程順利嗎?」

「啊、嚴格說來,還不錯。」
靦腆的輕笑,Fate不好意思的撓撓帶著可愛粉色的臉頰,「大家都很樂意讓我採訪,真是太好了。不過…」微微皺起眉頭,Fate的表情突然有些徬徨,「不知道為什麼,談到最後…大多數的人,都會問起我的電話、之類的。」

──總之。
這就是傳說中的搭訕吧?長著一張男女通吃的臉真是太過分了,這個傻瓜。

「Fateちゃん、笨蛋。」

略帶怒氣的低罵一句,なのは彆扭的低下頭、自顧自的吃著越來越食不知味的菜餚;反倒是被罵的某位,還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愣在餐桌另一頭,只是可憐兮兮的縮起肩膀,暗自苦惱自己又是哪裡說錯話?惹なのは生氣了。

「那個、なのは…?」
「我吃飽了,謝謝招待。Fa‧te‧ちゃん。」

啊啊…
這種加重語氣的叫法,なのは果然生氣了?
儘管完全不知道原因,Fate還是放下端在手中的碗,猶豫的開口,「那個、今晚,要留下來嗎?」說著不合時宜的試探。

「不了。」
將自己的碗洗起,なのは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向玄關,雖然剛剛的那句挽留有些讓她心動,不過今天的她不打算如此輕易的原諒某隻心機不設防的金色抱抱犬,「今天家裡有事,要早點回去才行…」

「啊、好的,路上小心…晚、」
最後一個〝安〞字,夾在碰然帶上的門聲中,連目送なのは離開都來不及,並直接消散在凝結的空氣中。

× × ×

…她曾經問過自己,許多次的為什麼。

像是為什麼,那天的自己、會愣頭愣腦的無視禮節,為了一鍋不小心多煮的燉肉而擅闖進隔壁這間沒有上鎖的人家?或是;為什麼,那天的自己、會這麼湊巧的發現某個因為工作過頭、而餓倒在玄關前的笨蛋?──那是說著〝命運〞也沒辦法解釋的巧合。

不過,現在的她,真的很慶幸…可以認識以〝命運〞為名的Fate;甚至,因為某種難以解釋的巧合,而漸漸深受吸引…在不知不覺中發現,原來自己一不小心的就成了副刊專欄中、因為初戀而苦惱的16歳少女。

──所以。
「到底是為什麼啊,笨蛋Fateちゃん…」

是因為,偶爾會露出、孩子般的天真笑容,實在太讓人放心不下?亦或;是因為,熬夜幾天,結果在洗完澡、準備吹乾頭髮,卻忍不住睡著的那張略帶稚氣的臉龐,真的太過可愛?──在なのは的記憶以來,總有太多、讓她發現『也許自己是在那個剎那、愛上這個人』的橋段。

只是,吶、Fateちゃん…關於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妳、這件事,身為自由作家的妳,可以替如此喜歡著妳的我解答嗎?──大概是不行吧。

想起了剛認識Fate時,曾經因為好奇而問過的一個問題…

『所謂的自由作家,是指…那些在報章雜誌上寫著〝愛與恨三角形〞的人嗎?』

那時候的Fate,略帶困擾的笑了笑,『…要這麼說也行,但是,我不是那種型的作者就是了。』

追問著為什麼?卻只得到一句,現在回想起來、太過理所當然的答案,『─┴那是因為,我無法理解愛情喔,なのは。』

真是符合那個工作狂的個性。
笑了笑,なのは將臉埋進枕頭中、突然感覺有些想哭…說著『無法理解』的Fateちゃん,那時候到底是怎麼想的呢?──她的表情似乎有些無奈、有些難堪,簡直就在描述一件太過遙遠的幸福般。

所以,偶爾…
看著會不經意在一個人時,露出寂寞表情的Fateちゃん──那本來應該悄悄藏在心底的〝喜歡〞,都會差點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

「──糟糕透了。」
苦笑著;老實說,なのは不怎麼喜歡著現在的自己。

但是。
除此之外,到底該怎麼表達自己的焦慮?感情方面太過稚嫩的なのは,只能一知半解的宣洩,那份因為年齡差距所造成的恐懼。

胡亂對著Fateちゃん任性、鬧脾氣的高町なのは…說不定會被討厭吧?還說著什麼想要讓她理解、如此自大的話語。

即使如此。
要是可以讓她理解就好了,忍不住這麼想著,要是能讓喜歡的人懂得、心中這份幾乎快要滿溢出來的愛戀、就好了…

× × ×

緊抿嘴唇,彷彿如臨大敵、死盯著眼前那熟悉不已的門鈴。
伸出食指、輕置在按鈕上,深呼吸,吐氣,無力的退縮;這已經是なのは在掛著『Harlaown』門牌的鐵門外猶疑不定的第十五分鐘。

──在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好不容易做好的、表達歉意的燉肉會冷掉。
每在放棄的下一分鐘起始,なのは總會這樣鼓勵自己,但也每每的在第五九秒,哀聲嘆氣那份軟弱。

那個總是勇往直前的高町なのは到底消失到哪去了?忍住想去警局將〝勇氣〞納入遺失物名單的衝動,なのは再次振作精神,這次、一定要成功。

叮咚。
門鈴聲響起。
她屏住呼吸,倒數著五四三二──

一!
鐵門應聲開啟。

「…啊、なのは。」
似乎對於なのは的出現感到有些訝異,也許Fate還以為她在家中生著悶氣吧?儘管如此,她還是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怎麼來了?」

「沒、沒什麼。」
注意到了Fate即使戴著眼鏡也遮蓋不住的疲倦,還有那疲於整理、而僅為方便隨意盤起的長髮,なのは不知所措的低語,「只是,不小心…這個!」低下頭,遞出了手中的鐵鍋,「──燉肉、又多了。」重複了千篇一律的理由,然後後悔著自己的撒謊技巧之差與想像力的貧乏。

「…是嗎?」
笑容看起來頗具神秘意味,Fate微彎起眼角的弧度、總讓なのは的心跳、光是看著並忍不住亂序,「なのは家真的很喜歡做馬鈴薯燉肉呢。」

「那是…!」
才說不出口,像是自己因為Fate說過〝喜歡〞並每天纏著母親要她教導自己如何製作燉肉、這件事情,なのは只能囁嚅著「當然是因為,喜歡啊!」這樣欠缺主詞的回答。

「啊啊…」
微微泛紅的臉頰,說不出是因為開心?還是僅僅是因為夏天的緣故?Fate向後退了一步,眨眨眼,「要進來嘛,なのは?」羞赧的微笑。

「…嗯。」
愣愣的點頭,儘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進Fate家,但是、總覺得…有哪裡不同?──啊。一踏入房內,並嗅到濃到幾乎散不開的咖啡味,なのは似乎瞭解為何會感覺如此生澀。

以往的自己總是三天兩頭的往Fate家跑,用著各式各樣的理由;關於想要討教英文,關於想要看看她是不是又忘記吃飯,還有──關於,其實是因為、想要和她在一起。

然後,Fate也往往會包容了自己千奇百怪的藉口。

這次卻不同。
說著不同,其實也就只是有了一個禮拜多的空白;但這卻已經造就了更濃烈的羞澀,還有、越漸浮出水面的…想要告白的衝動。

將微溫的燉肉放上瓦斯爐,なのは看著垃圾桶內滿滿的超商便當與泡麵,還有、一堆又一堆的咖啡渣,再看看倚在廚房門口、笑得一臉尷尬的某人,心裡大概也有個底了。

「…不是說過的嘛?」
這次的語氣有些無奈,「要是Fateちゃん願意,高町家很歡迎妳來蹭飯喔。」

「…抱歉,なのは。」
低下頭,說著不知道幾次的對不起,Fate總是會在這之後、露出無辜又犯規的可憐笑容,這麼說著,「只是,這次的工作──」

「真的走不開。我知道。」看,連理由她都聽到會背了。

「嗯、對…是真的走不開。」
Fate笑的很心虛,心虛到令人感覺不戳破她的謊言反倒不好意思,「不單如此,這次的專題…很重要。」

──記不得是哪次?
Fate也是這麼告訴自己,很重要、走不開…於是工作至上的她,終於因為咖啡因攝取過度、營養不均,被高町某人以強硬的態度帶回家餵食。

「下不為例喔,Fateちゃん。」
無視某人哀求的眼神,なのは毫不留情的將咖啡壺中剩餘的黑色液體通通倒進排水管,「先去工作吧,等等幫妳弄熱牛奶暖胃…」

「…是。」
沮喪的垮下肩膀,面對なのは這種拒絕不能的強硬,Fate通常都會乖乖妥協,只是有時候…「なのは以後的另一半,一定、是個標準的妻管嚴吧。」她總會這麼覺得。

「──我會管的人,從今以後,都只有笨蛋Fateちゃん一個人。」
故作冷靜,頭也不回的說道;只是,天知道此時なのは的心情有多緊張、胸口的頻率又多快?

偏過頭,Fate輕聲的笑了。
她拉過なのは的手,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前、悄悄在なのは額間落下一個親吻,「那麼,從今以後就多多指教了?」

撫摸著Fate嘴唇方才掠過的地方。
なのは感覺自己連耳根都明顯的發燙。

──Fateちゃん這個大笨蛋!
什麼從今以後就多多指教了…眼眶激動的微熱,根本、根本──她什麼都不知道。

揉著越漸朦朧的視線,なのは壓下胸口的酸澀,靜下心、從冰箱拿出牛奶與櫃中的砂糖,轉開瓦斯爐,藍色的火焰、彷彿連心中的那抹哀傷也能夠一起燃燒殆盡般。

× × ×

她若有所思的抬起頭,廚房傳來的甜膩香氣,剛好為結局的句點下了個完美收尾;Fate伸了個大大的懶腰,莫名地、沒有原因,嘴角的弧度就是墜不下來。

要問為什麼──?
看著這次專欄的標題,Fate再次笑開了。

Fate.T.Harlaown真的是個很笨拙的人,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這是帶著關西腔的主編,某天,因為不知名原因而突然在Fate本人面前替她下的註解──以資深媒體人的敏銳觀察力?至少那位編輯是這麼說的。

本來,Fate很不願意承認這點。
誰叫她總是認為,自己一點也不是個遲鈍的人…在工作方面,至少她擁有一個作家、一個新聞人該有的〝嗅覺〞與〝行動力〞;但是除此之外?──好吧,或許她真的貧乏地可憐,在生活方面…而且是就算被笑做『生活白痴』也不為過的地步。

不過,這並非代表她就弄不清楚『煮麵要等水滾』、『颱風天的早餐價格不會因為物料上漲而改變』這種基本常識──僅是因為,便當泡麵配咖啡是最輕鬆、方便又快速的食物,這也因此成為了她的主餐。

況且;最主要的部分…其實無關飲食。

向在下一秒歩入自己視線內的なのは露出連自己也無法解釋的絢爛笑容,Fate突然覺得、這種無法解釋的感情與衝動,並沒有自己曾經想像的這麼可怕。

從なのは手中接過溫度適中的牛奶,Fate的視線追逐著她的身影在老位子坐下、停格,臉頰不爭氣的騰起超過焦糖牛奶的熱度…說得信誓旦旦的自己,其實只是再自欺欺人。

她在等她開口。
就算只是普通的閒話家常也好──為了這段不停在心底迴流的情緒,找個出口吧?

「那個、Fateちゃん…」
「是!?」下意識的正經危坐,Fate感覺自己變得有些可笑。

對於Fate太過激動的反應感到驚愕,なのは愣了愣,才遲疑的開口,「…方便問一下,這次、Fateちゃん的Case嗎?」語氣卻有些生疏。

「嗯,可以。」
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回答,Fate對於自己超脫控制的舉動,只是尷尬的笑了笑,「…なのは,想要知道嗎?」

「嗯。」

「──其實。」
得到了對方肯定的答覆,Fate突然用略帶羞澀的淺笑,「是關於愛情的。」說出了讓なのは頓時感到心中掀起驚濤駭浪的主題。

「可是,Fateちゃん不是說過…?」
「總是得、挑戰看看的,不是嗎?」

點點頭,彷彿是為了應和自己的話語,Fate恍似想起什麼般、手足無措的起身,「不過,因為是第一次寫,所以…」她感覺到自己緊張到快要說不出話,就連耳中回響的聲音、也變得逐漸遙遠,聽不清楚,「──なのは,可以幫我看看嗎?」

「可以是可以…」
有些困擾的偏過頭,儘管是答應了,但是なのは還是很擔心、以自己的程度,應該很難看懂Fate那通篇英文的文章,「不過,我可能幫不上什麼忙…」

「沒關係,我只是希望なのは看而已!」
她到底在胡言亂語什麼啊?話才剛說出口,Fate就想要用棉被一頭蓋住自己的衝動與愚蠢。

「…好,我知道了。」
放下手中的馬克杯,雖然搞不懂為什麼Fate今天總是奇怪的不如以往穩重,なのは還是悄悄將疑問埋入心中。

拖著僵直的腳步,Fate讓開了電腦前的座位,然後同手同腳的、以幾乎可說是〝跌倒〞的方式,坐到一旁。

滑鼠滾輪順著文件的進展滾動。
時間緩緩在なのは的指尖中流過,Fate的緊張卻是隨著頁數倒數而相對的層層疊起。

「那個、Fateちゃん…」
游標在To Be Continued間閃爍,なのは突然覺得有點想笑,「情節,看起來有點眼熟?」

「──文字。」
深呼吸,Fate試著平復自己因為〝未完待續〞而忍不住狂奔的心情,「なのは,〝故事〞就是這樣。」

也許虛假。
因為Ctrl+V可以複製出數不清的我愛妳。

亦或,也許真實。
有些話,一旦說出口、就會發現,它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吶、なのは。」

這是…
一個因為巧合擴展開來的際遇。

「我喜歡妳。」

生命中有太多難以解釋的事情。
如果,可以為〝喜歡〞這個情緒找出理由,那是否也因此喪失了〝愛情〞的不可解讀性?就如同未完待續的小說一般。

「──所以…」

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跟妳一起,替這個故事…標下最完美的句點。

---End---



後記:

嗯…
該怎麼說呢,好久沒這樣爆魔炮的種了。(掩面)
竟然在今天打完,扣除掉因為父親節而奔出去慶祝的時間,我整個人都淚目了!

總之,祝大家父親節快樂。
要是覺得夠甜的話,請在下面吶喊三聲『u大人,我愛你』這樣。(喂)

話說回來。
其實在打這篇文的時候,一直聽Love Story這首歌,就是網誌的音樂w雖然節奏輕快,但是歌詞實在有點…(默)

真希望這個故事的結局不會是那樣。(爆)

另外,關於文裡面『煮麵』、『颱風天的早餐』這種蠢事情,其實都是真實例子啊啊啊──!咳,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被我拿這個梗來用的某君,你就乖乖認命吧w(大笑)

以上。

Ps. 我想,關於這篇平行文…應該不會有其他問題了吧?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