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Happy Tiger's Year

2、E君,在12月31號11點59分59秒我沒看到文,你就死斃了!

3、靠北,為什麼奈奈在紅白只出現這麼一下下!!


嗯...
總之,還沒想到要怎麼評審呢,有想法的諸君麻煩請留言。TAT

當然,某人因為遲到而棄權的可能性爆大。(N個禮拜前就寫完的人>煙)




穿越透鏡的光,映射在網膜上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
捕抓轉瞬即逝的美麗與一閃而過的光暈,將最璀璨的一刻烙印在褐色的底片上…
 
──啪嚓。
這就是攝影師的工作。
 
──Close to You──
 
 
 
想不起來是在哪裡看過這句話,『攝影,好比刺與刺鳥間的旅程』,一種心靈歷程的紀錄──緊握住手中的相機,鏡頭對準焦距,按下快門,然後沉醉在自己窮極一生追求的〝某個剎那〞。
 
她忘神地任由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從眼中閃過,橘金色的餘暉、灑在Fate的髮梢,耳邊剛好響起The Carpenters女主唱的低柔歌聲──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眨眨眼,她恍似終於清醒般,端起只存餘溫的咖啡,幾匙糖,牛奶, 佐以一點點異國風情──嗯,確實是足以讓人忘卻在整個城市遊蕩一天後、卻只能拍幾張水泥建築…那種聊勝於無的無奈與疲憊。
 
困窘的蹙起了眉,這絕對不是因為舌尖嚐到杯底那因為超過最大溶解量、堆積的砂糖實在過甜的關係;而是為了自己旅行多國、仍舊一無長進的緣故。
 
並不是說Fate從來沒有拍過人像,準確來說,她拍過的人可多著──從她待在紐約開始,就陸陸續續接過幾個封面女郎的Case;更別提之後自己丟下略有所成的事業,隨著軍隊來到情勢緊張的中東,捕捉戰爭混亂且危險的影像。
 
只是,她明白、自己從來不擅長拍攝人物照;這或許得追溯到那早已塵封的童年記憶?…想起了賦予自己生命,後來卻選擇將她遺棄的母親,Precia──Fate從來猜不透兒時印象中那隱藏在沉著之後的瘋狂──所以,不安感才促使她汲汲營營的希望能藉由小小的透視孔,描繪、理解人臉上複雜而微小變化的情緒。
 
舔了下乾澀的唇瓣,Fate的表情略為不滿,但究竟是想起了那幾張以廢墟為背景、無家可歸的難民只能流浪街頭,展現戰爭殘酷的相片?還是身體下意識的仍渴望更多咖啡因的後遺症?──誰也不知道;就如同Fate不明白自己即使掌握了所有技巧,卻為何沒辦法〝Catch Eyes〞的理由一樣。
 
﹡ ﹡ ﹡
 
なのは有些困惑,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關注那個坐在落地窗前發呆的客人。
明明對方只是想其他人一樣,叮叮噹噹的推開門,點了杯黑咖啡,開始發呆、悠哉消磨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要說哪理不同,大概就只有這位客人有著少見的金髮,與在咖啡送到之後又在杯子裡頭加了一堆牛奶與糖、這兩件事情吧?
 
──那個量還真是嚇人。
光是想到那杯咖啡的〝甜度〞,就讓なのは忍不住頭皮發麻。
 
她苦笑著吐了吐舌頭,放下擦乾的咖啡杯,牆上的鐘剛好指向〝Ⅵ〞,下一刻,鐘上的小窗彈出了木雕的布鼓鳥,提醒時間。
 
唔…
得去Alisa那接Vivio回家了。
 
尷尬的眼神飄向了仍舊處於恍神狀態、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店內只剩下自己一桌的某位客人,なのは撓撓臉,有些遲疑;她該去告訴客人,雖然有點早,但是關店時間已經到了──儘管這件事情,不管她做過幾次,還是不習慣;好在會來店裡的都是熟客,自然也會心照不宣的在打烊前離開,不過…
 
「這位客人──」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なのは琢磨著自己該如何婉轉的告訴對方…?
 
「對不起,可以再給我一杯咖啡嗎?」
 
…咦?
呆呆的看著客人帶著些許歉意的表情,在對方溫柔的語氣下,なのは發現自己差點忍不住答應她的請求。
 
「呃、不,那個…」
なのは欲言又止的停頓,然後、突然發現,自己竟在那雙充滿疑惑的酒色凝視下,臉頰微微發熱,「我、我們…已經要休息了。」
 
「啊。」
窘迫的笑著,Fate這才發現、除了自己與眼前這位服務生以外,店內已經空無一人,「…我沒注意到。」
 
…我知道。
壓下嘴角差點揚起笑意,なのは揮揮手、說著〝沒關係〞,接著彷彿是為了轉移對方的困境,她淺笑,「喜歡我們家的咖啡嘛?」
 
「嗯…」
羞赧的微笑,Fate似乎也很清楚自己的〝壞習慣〞,「我不是很懂得品味咖啡原本的苦澀…但是,是杯很棒的咖啡。」我很喜歡。
 
「那就好。」
輕笑著,著手收拾,なのは將杯子拿到吧台後、泡水,想著〝偶爾偷懶一下也沒關係〞,又重新將視線轉向將提包拎上手、準備離開的Fate身上。
 
「嗯、那個…!」
她下意識的開口挽留,卻在對方停下腳步後,不知所措,「我注意到了,您、好像…沒有點任何餐點?」話一出口,又察覺到了自己的失禮,「呃,抱歉、我不是在抱怨您消費額不足…」
 
「我知道。」
揚起可以包容一切的溫柔弧度,Fate輕聲回答,試圖紓解對方莫名緊張的情緒。
 
「然後,我又發現…您、是國外來的旅客,對吧?」
 
不置可否的聳肩,Fate沒有回答。
 
「如果不介意的話,要一起吃個晚飯嗎…?」
「…咦?」
 
「那個、請不要誤會…」
看見對方疑惑的神情,なのは第一時間慌亂的擺手解釋,「我只是…!」莫名地、她總覺得自己的失言,讓向來良好的形象變成是到處搭訕的登徒子,「只是想說,如果您不介意的話──」
 
「要不要一起吃個晚飯?」
重複問句,Fate有趣的看著紅著一張臉、狂點頭的なのは,差點克制不住笑意。
 
「如果您不覺得麻煩的話。」
「不會。」
 
回以害羞的淺笑,なのは關閉店內的電源,剎那間、夜晚與窗外的霓虹交織成最美麗的對比。
 
﹡ ﹡ ﹡
 
那是場有趣而熱鬧的晚餐;儘管彼此都是第一次見面,也僅僅是一個小小契機促成的邂逅──但是,大概是因為這座城市的靈魂太過熱情的緣故吧?想起當時坐在餐桌對面、不停低聲囑咐著〝女兒〞──那個叫做Vivio的活潑女孩──不准挑食的なのは,Fate忍不住笑了開來。
 
「嗯?」
停下手中的工作,なのは偏過頭、表達自己的疑惑,「怎麼了嗎、Fateちゃん?」
 
「只是想起第一次晚餐的趣事而已。」
淺淺的笑意中,藏滿惡作劇的不懷好意,「──真沒想到您的女兒已經這麼大了?」模仿當時驚訝的語氣,Fate竊笑著。
 
「──Fateちゃん!」
困窘地連耳根都紅了,なのは噘起嘴的模樣,讓她看起來比平常稚氣。
 
「真是的…」
 
明明就已經解釋過了,其實不是真的〝生母〞,只是想要幫助這個孩子,而收養她;卻沒想到在那之後,Vivio就直接〝なのは媽媽〞長、〝なのは媽媽〞短──雖然這樣的Vivio是很可愛啦…但是,「我還單身。」
 
「…咖啡,沒了。」
聳聳肩,對なのは的抗議採冷處理態度,Fate指著木吧台上的杯子,笑著,「再來一杯好嗎,美麗的老闆娘?」
 
「叫我なのは就好。」
強調了一次自己的名字,なのは對於Fate的調侃還是很不習慣,「小心咖啡因攝取過量。」往往,她會皺著眉這麼回答,再替對方沖上一杯暖暖的焦糖牛奶,「來,特別招待。」
 
「…咖啡可是靈感的食糧啊。」
真懷疑這是不是在報復剛剛的玩笑?儘管這麼想著,Fate仍是苦笑著、接受對方的好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偶爾,這份〝好意〞如果在用餐時刻,就會換成一份簡單的輕食餐點;下午茶的話,則會附上幾塊手工的餅乾、Scone,焦糖牛奶也會被紅茶所取代。
 
每當Fate如此抱怨,なのは都會搬出Vivio口中的〝媽媽經〞,「正常的用餐則是確保身體健康的準則。」她說。
 
「…我真懷疑妳的生意是怎麼做下去的。」
苦笑,Fate輕啜一口香濃的牛奶,焦糖的甜緩緩在舌尖蕩開,讓她不禁感到有些昏昏欲睡,「沒看過這麼愛做無本生意的商人。」
 
抱怨歸抱怨。
Fate還是會在每個漫步街頭、尋找觸發靈感景色的忙碌早晨之後,來到這間處於鬧區的咖啡廳,觀察霞光、霓燈下的人群;偶爾,她會抓著相機,任意的在底片下留存幾個影像──也僅僅是隨性的紀錄──並不具有任何〝感動〞的意義。
 
將Fate向窗外人潮按下快門的樣子收進眼底,なのは眨眨眼,有些好奇,「…有趣嘛?」
 
「嗯?啊…算是工作罷了。」
笑著將相機放下,Fate的表情突然有些落寞,「…對,就只是工作而已。」…吧?
 
「下次…」
疑惑於Fate太過冷漠與僵硬的回答,なのは偏過頭,思索了一會,才將身體前傾、靠近吧台,微笑,輕湊向Fate耳旁低語,「可以讓我看看Fateちゃん拍的照片嘛?」
 
她看著她的笑容,微微的紅了臉,似乎從飄盪的氣氛中讀出長久以來所期待的氣味──第一次,Fate懊悔自己竟然鬆開了按住快門的指尖;第一次,她有了想要〝留戀〞的瞬間。
 
──也許是因為這個城市真的太過熱情的關係。
在關店前與なのは道別,婉拒了她再次共進晚餐的邀約,走過一個街區,Fate愣愣的倒數號誌秒數,思索自己那種無來由、無法形容的感覺。
 
若是問問那位褐髮、矮小身材,同樣從事藝術工作的友人,或許她會這麼告訴自己──『妳被閃電打到了。』
 
咀嚼著那突然從腦海中蹦出來的奇妙腔調,Fate下意識的舉起相機,啪嚓。
 
「溫暖的色調…」
喃喃自語,那是最適合拍攝人像的時機。
 
要是なのは能在這片天空下微笑的話──
 
輕輕閉上眼,在心底勾勒。
 
和煦的風。
赤金的霞輝。
她棕色的髮絲。
淺淺的笑容,微揚的嘴角。
還有那雙,漂亮而深遂的、眼睛──視線定格在整張畫面的三分之一。
 
…咦、咦?
光是構思,臉頰就彷彿熱了起來?
困惑於不明就理的心跳加速與顫抖,以及心底宛如被羽毛撫觸般的發癢…
 
──那是某種,接近愛情、難以言喻的衝動。
 
﹡ ﹡ ﹡
 
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一個旅客,一個陌生人,因為一個簡單的邀約,走進自己的生命──然而,對なのは來說,Fate並不僅僅是一個短暫的過客,更像是一個…認識許久的朋友。
 
站在機場大廳,看著賴在Fate懷中撒嬌的薇薇歐,なのは的心情有些複雜──要是可以擁抱對方,告訴她『我也會想妳的』就好了。
 
然而,這是絕對不能告知的秘密;誰叫高町なのは已經是個大人了呢?
苦笑著自嘲,儘管離別就近在眼前;寂寞,來的既唐突又深沉,卻不是可以輕易說出口的情緒。
 
「なのは。」
 
她回過神,看見對方被羞澀薰紅的臉頰,「…怎麼了嗎,Fateちゃん?」
 
「謝謝妳們的照顧。嗯,然後──」
Fate的模樣有點慌亂、不知所措,「我想這或許有些突兀…」她說,掌心微微出汗,「可以拍張照,留念…嘛?」
 
愣愣的凝視Fate,她緊抓住相機的手指、甚至因為緊張而微微泛白;臉上的表情、不禁讓人想起青春期初戀中的少女,正準備向暗戀之人告白的剎那。
 
なのは最終還是笑了開來。
 
──這不是當然的嗎?
 
啪嚓。
 
幾個月後,なのは收到了一封來自遠方的信。
白色的信封裡頭沒有信紙,只有一張已經沖好的相片,空白的背後,黑色墨水滑出一串娟秀字跡──
 
 “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that's because you haven't get close enough.” Robert Capa said. I don't know have I moved close enough. But if I will have the honor again, under your gracious permission, I would like to get closer to you next time. (〝如果你的照片拍的不夠好,那是因為你靠的不夠近〞,羅伯特‧卡帕曾經這麼說過。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靠的夠近。但是,如果可以,下次、我希望能夠更加的靠近妳。)
 
Fate.T. Harlaown 
 』
 
翻過照片。
 
機場那片偌大的落地窗前,形形色色的旅人、起降的班機與那片藍得純粹的天空在背景定格。
 
她站在畫面中間,笑容燦爛。
 
眨眨眼,なのは將相片小心翼翼的收起。
想起了那位金頭髮的友人,她低柔的語調,婉約的微笑,以及最後──
 
溫暖的擁抱。
 
啪擦。
放下手中的單眼相機,白色的飛機雲倒映在Fate瞳孔中。
 
一定會再見面的。
 
──在同一片天空下。
眺望一如既往的藍天,沒有理由地、なのは就是這麼覺得。
 
The End─
 
 
 
後記:
 
Close to you其實可以是很工口的題材啊。(望)
跟一群有糟糕腦的〝顧問〞(誰)討論就會出現諸如『床上裸體自拍』之類…整個【Bi──】起來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但是,誰叫我純潔呢,所以死也打不出來那種變態劇情。(核爆)
 
嘛嘛…
不准吐我槽!(掩面)
 
說起來,其實總覺得劇情有點跳Tone;而結局最後的〝啪嚓〞是最突兀的。
一開始的目的是想要表現『遠方的菲特,也透過相機、在凝視同一片天空』這樣的感覺;但是,嘖嘖,文的話果然還是太抽象了,沒辦法很具體的表達出想要的意境…後來只好再加上了一小段,解釋。
 
大概是修行不夠吧。(攤手)
 
總之。
這次的目標是〝溫馨〞,勉強來說、應該算是達成?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