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想說,這是因為正篇滿10回的大放送。

但是事實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XDDD

嗯、對,就只是妄想暴走下的產物,所以不要抱持著太大的期望——最好的建議還有,不要當成正篇的一部分看。(炸)

最後w
感謝妹妹大人提供的插圖www害羞的緋山好萌www




兩個月後。
白石微瞇起眼,看著術後復原良好而提前出院的芳賀、沐浴在白金色的陽光下,掛在嘴角的笑容卻有些寂寞。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站在她身旁的緋山,對於這樣的白石、只能略顯無奈的嘆了口氣,「能替小傢伙找到愛護牠的新主人不是很好嗎?」
 
「…是吧。」
低聲應和的白石,臉上浮現的、淨是相反的落寞。
 
…真拿這人沒辦法。
緋山蹙起眉間,輕拍了拍似乎兀自沉浸在離別感傷中的、同事肩膀。
 
「晚上,一起去喝一杯吧。」
她說,關心的表晴有些彆扭,「就當是慶祝芳賀桑健康出院,還有、小傢伙找到新家。」
 
「欸?」
「就這樣約好了。」
 
還沒從〝緋山醫生主動邀約〞的驚愕中反應過來白石,只能愣愣地看著丟下這句話的緋山帶著微紅的耳根、迅速轉身離開,就連答案都來不及給。
 
…不過。
捂住莫名發燙的臉頰,輕喘口氣、舒緩緊張心情的緋山,大概永遠不會料到、那次無心的邀約,竟然會成為自己不幸的開始?
 
× × ×
 
那是在小傢伙離開後的第三個早上發生的事情。
 
緋山按揉著因過度疲勞而隱約脹痛的額心,一邊有氣無力得打開更衣室的置物櫃——昨晚被一起酒醉駕駛造成的重大車禍給折騰了一夜,現在的她、只想回家,好好睡上一覺。
 
「早安,緋山醫生。」
對比起緋山的疲憊,連兩天休假的白石,簡直可說是容光散發,「聽說昨天熱鬧了一整晚?」
 
「是啊…」
隨性地將披肩的長髮撥開,緋山回以慵懶的嘆息,「但是,做了一個胸部主動脈的修復手術,再累都是值得的。」
 
「欸、也是。」
將大衣掛進衣櫃,白石眨眨眼,眼神、透露出了某種難以形容的焦慮不安,「對了,緋山醫生…」
 
「嗯?」
「這個。」
 
偏過頭,緋山疑惑地看著白石遞到自己面前、那只白色橢圓形的物體,「電子雞?」
 
「——是我前兩天趁著休假時,在家附近的跳蚤市場買的。」
略顯緊張的扯了扯嘴角,綻出一個僵硬的微笑,「賣給我的那個人說…呃、這個,可以當作寵物養?」
 
「我知道。」
緋山不耐煩的挑起眉,「然後?」
 
「…我覺得很有趣。」
不知所措的囁嚅,白石有些難為情的將視線從緋山的臉上別開,「想說緋山醫生在小傢伙的歡送會上,說過『感覺有點寂寞啊…』這樣的話,所以——」就買了一只紅色的給緋山醫生。
 
「啊?」
 
「這個,除了雞以外還有狗可以養喔。」還能取名字。
似乎是把緋山的錯愕理解成與自己初次見到這玩具時同樣的驚訝情緒,白石晃了晃原先拿在自己手中、白色的電子雞,誠摯得笑著、像個孩子,「我的,叫做白ちゃん。」
 
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啊?
緋山抿著因為忍笑而不禁顫抖的雙唇,該說是不近人間世事還是怎樣…?為什麼這種在好幾年前的東西,現在的白石卻可以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
 
…雖然也不是不能理解就是了。
畢竟〝優等生〞這種生物,大概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吧?想必電子雞正流行時,剛巧碰上高中聯考的白石,肯定不會分心去在意這種小玩意。
 
「唔…緋山醫生覺得怎樣?」
 
「什麼?」
緋山茫然的看著眼前的白石,似乎還沒從偏離的思緒中跳脫。
 
「跟我一起養、好嗎?」
微微斂起眉,白石從口袋中掏出另一只紅色款的電子寵物機,「赤ちゃん。」
 
「喔…等等!」赤、赤ちゃん!?
本來下意識想要敷衍過去的緋山,在腦內慢半拍的處理過白石傳來的聲音訊息後,頓時又感到一陣頭疼,「妳在開玩笑吧?赤ちゃん什麼的…」
 
「欸、當然不是?」
 
默默無語的看著明顯將『因為白色叫做白ちゃん,紅色當然叫做赤ちゃん』這樣的直線思考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白石,緋山突然覺得、這樣浪費時間跟她在更衣間討論這種問題的自己有點蠢。
 
「…我不要。」
於是,她彆扭的撇過頭,「誰要養這種幼稚的東西。」
 
「可是…」
白石無辜的眨眼,「赤ちゃん、真的很可愛啊。」
 
——又是赤ちゃん!
 
緋山一把將剛準備丟入衣物清洗籃的制服轉移目標,砸到仍舊是那副可憐表情的白石臉上。
 
「赤ちゃん、赤ちゃん的!」
臉頰泛著詭異的紅潮,緋山轉過身,用力的關上鐵櫃門,「誰想要跟妳一起養啊!」
 
接著,落荒而逃。
留下一臉錯愕又失落的白石。
 
隔天。
本來以為,經過一天的冷靜,白石應該可以重新思考『跟緋山醫生一起養育赤ちゃん(電子寵物)』的這件事情、到底有多幼稚,沒想到——
 
自己錯了。
 
看著午休時間,放著午餐不吃、一手拿著白ちゃん說著「該吃飯了。」,一手拿著赤ちゃん說「洗澡時間到了…」,接著抬起頭、看向自己,一臉憂鬱的白石,緋山竟然有種『其實當初應該答應』的罪惡感。
 
…不、不。
才不能這麼容易就屈服在白石那總是討好所有人的眼神之下!妳要加油啊、緋山美帆子!
 
「…還在養啊。」
托著餐盤在白石的對面坐下,緋山試圖讓自己表現出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真虧妳有那個耐心跟時間。」
 
「沒辦法啊,誰叫赤ちゃん——」
頓了頓,白石望著緋山的眼神又多了些苦守寒窯的哀怨,「沒有媽媽是很寂寞的事情。」
 
差一點又因為某人無心的一句話,將馬鈴薯濃湯噴出來的緋山,拍拍胸口、順氣。
 
「——白石惠!」
緋山放下湯匙,深吸了口氣,突然覺得為了防止自己又再次心臟病復發,還是答應下來、一勞永逸?
 
於是,重新看向白石的眼神、寫滿認真,「…啊啊、我知道了。」給我吧。
 
「…什麼?」
 
一臉不耐煩的看著對於自己的發言突然呆住的白石,緋山決定還是以行動讓她明白比較迅速。
 
她伸出手,將赤ちゃん——這麼稱呼果然還是有點害羞——從白石掌中搶了過去。
 
「一起養就一起養啊…」
緋山努力擺出自己最凶狠的表情瞪著白石…以及那只該死的電子雞,但紅透的耳根卻不合作的出賣了她,「不過就是個赤ちゃん!」
 
對於友人一如往常的不坦率,白石只是愣了愣,然後笑了。
 
「嗯、兩個人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她說,嘴角蕩開的弧度、燦爛,「謝謝妳,緋山醫生。」
 
畢竟,不過就是個赤ちゃん?
 
The End
 
赤ちゃんだ!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