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分半分。
一直想著要打些什麼,卻寫出了這樣的東西。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笑)





#1
 
一個故事的背後,總有一個動力。
促使著作者下筆,花費時間、放下本來應該存在的忙碌,告訴自己一定得要完成。
 
我的原因?僅是『一直想替圍繞著自己的愛情寫些什麼』。
 
或許是想為曾經不成熟的愛情留下些什麼記憶?
儘管淨是些精彩度比不上瓊瑤小說的平凡經歷,真要說起來、身邊的其他人…每個的故事都比自己生動;再者,愛情、愛情的,老是往事重提、將情緒泡在偶然才會因為對方的聯絡或是一句無心問候燃起的感傷中——怎麼說也不是身為『我』的風格,而是網路上、現實中,某些通俗小說該有的發展——但是,就是堅持,沒有原因。
 
這樣是不是有點愚蠢?
偶爾,掛著耳機、聽起自認是『主題曲』情歌的我,會忍不住看著天空如此失神。
 
畢竟,若是想要避開某些誤會,是否用第三人地位來敘述故事的進展會比較好?
其實在開始寫下這段文字之前,我曾經不只一次為此遲疑——不想因為『我』這個單詞,就讓對方誤會什麼。
 
不過,身為一個描述故事的人…
為了避免將這篇文章變得更像坊間的言情小說,還有因為一點點的私心——誰叫替角色取名字實在太麻煩了。
 
『所謂角色命名,就是要取些別人看不懂的名字啊!』某位友人在聽見我的擔憂時,大笑著回答——於是,到底為什麼『鱻鱻』、『犇犇』、『淼淼』跟『焱焱』都出來了呢?
 
又不是在考國學常識。
突然想起了曾經流行過一陣子的『你能認出其中的幾個字?』轉寄信,我毅然決然的將這個建議駁回。
 
結果,這或許就是導致現在自己得要彆扭的要死、用著第一人稱再複習一次那段足以讓人哭上好幾天回憶的原因吧?
 
…雖然現在或許已經不會哭泣了。
苦笑著,舉起慣用的自動筆,我開始在畫滿格線的筆記本上塗寫——幾句關於想起就讓人不禁哭泣的過去、幾句關於從來就來不及擁有的時光,還有一些…
 
——是關於等待。
 
#2 
 
說實在話,一開始真的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儘管幾天前下了決定,一定要替自己的青春留下愚蠢過的紀念。
不過,鑑於自己的文筆從來不好,就連想個開頭都能拖拖拉拉的浪費上整整一星期——我放棄了——誰叫有些細節是、只屬於兩人的秘密;雖然愚蠢的因為痛而收藏著,卻不可否認的…那是非常重要的回憶。
 
試圖將自己從中抽離,卻還要用第一人稱去說這個故事,實在太傷心傷肝了——就算大學生的肝爆不完,也不是這樣用的?
 
所以,我想應該不會有人介意我用『日記』的方式嘗試表達吧?…雖然知道不會有人在意,姑且還是當作所有人都默認了。
 
嗯…
就算、是不夠圓滿的結局,也是如此——畢竟,這本來就是個在深陷之前、理性就已經告知離別存在的故事啊。
 
那一天,是闊別幾個月後的相約見面。
她將一封折疊得一絲不苟的信、塞進我的手中。
我有些遲疑的接過,看著她,不太確定自己應該擺出怎樣的表情。
 
也許該說謝謝?因為她應允了我的任性?
又或許該跟以往一樣,裝作什麼也不在意的任由情緒從周遭的空氣中擴散凝結?最後只能成為目送之後的一聲嘆息?
 
抿著唇。
我知道,那段殘留在信箋上的文字,該是怎樣內容。
 
但是,沒關係。
我微笑著、接受她願意給予的心意,這就夠了。
 
是呢。
這就夠了。
其實想說這句話好久;其實本來就沒有對於兩人之間奢望什麼,所以也不用再因為這樣而感到不知所措。
 
這樣,就夠了。
 
『謝謝妳,讓我喜歡上妳。』
 
——本來是這樣打算的。
只不過,要是做人能夠這麼瀟灑,我現在也不會邊壓抑著顫抖的嘴唇、一邊預防鼻涕滴到紙張上、小心翼翼的繼續描述這簡直是整段暗戀史上最悲慘的一段情節。
 
#3 
 
我有喜歡的人了。
這麼直白的承認,是不是有些駭人呢?但是,高中時期說過的『破題法』說不定就是這樣的感覺。
 
儘管我懷疑,這篇文章、除了自己之外還會有多少人看到就是。
 
——總而言之。
『我有喜歡的人了』,這是故事的開始,也是故事的結束。
 
對,沒錯。
說是喜歡,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曾經有喜歡的人』、這樣。
 
雖然喜歡的感情仍舊是現在進行式的無法消除,但是〝可能會有的未來〞確實都成為曾經了。
 
幾個月前,我告白了。
幾個月後,我失戀了。
是不是很無聊呢,這份愛情?
 
不過,說是失戀,更確切一點…倒不如說是自己刻意而為的;當然,被拒絕了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大概,是因為被告白了。
 
我是個軟弱的人。
偶爾的依賴心過重,我承認。
 
是否接受就好呢?詢問時,對方並沒有反對。
也就理所當然、稍微地自暴自棄的認為其實根本不受重視而答應了。
 
很可笑吧,這份感情最後竟然會走到這樣的盡頭,這是我一開始根本無法預見的。
 
不過,她本來就是個捉摸不定的人啊。
每次想到這點,若是用小說中的形容『某人的胸口泛過一陣苦澀』、興許就是這樣的感覺?
 
嗯…
確實很苦呢,還有些鼻酸。
 
雖然早就不記得,第一次對她說『喜歡』是在什麼時候了。
玩笑般的說著、『我喜歡妳』;當有人意圖主張什麼、同樣毫不在意的將『她是我的嫁,不准打她的歪主意!』脫口而出——現在想想,那還真是讓人害羞又悲哀的事情啊。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反正現在也說不出口了;既然如此、我是慶幸的。自己能在之前就將滿滿的〝喜歡〞隨性說出——雖然那時候的感情好像還不是愛情。
 
#4 
 
要說到底是從何時開始注意到這份變質的情緒?或許,是因為一個契機。
 
對不起。
我知道我很輕佻。
所以那時候的告白,依舊一如往常的沒有多想;但是,為什麼、卻被別人發覺了呢?——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喜歡〞。
 
當第三人告訴我『其實妳喜歡她吧?』,有人可以想見我的驚愕嗎?
 
我知道我不相信愛情。
我知道我嘲諷人與人間的親暱。
我知道其實終究只是一場一時興起的遊戲。
 
——但是。
我不知道,原來、自己喜歡她。
 
這樣的我,是不是遲鈍過頭了呢?與平常的敏銳相比,那份反差簡直讓人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我喜歡她嗎?
我喜歡她吧。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好久,甚至不只一次帶著茫然的表情尋求友人的建議。
 
啊、得到的答案,大概就跟自己平常在開導別人的差不多吧?寫到這裡,我突然想笑了,原來自己也會有這樣的一天。
 
——然後。
從那時候到現在已經在這樣〝To be or not to be〞的問題中煎熬了半年?
 
在那之中,還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連深陷其中的時點是何時都記不得的自己,又怎麼可能會想起呢?——唯一確定的,大概只有『原來這就是喜歡』的頓悟。
 
…唔、從剛剛到現在,我到底已經重複了多少次的〝喜歡〞了?似乎已經是多到連自己都感到害羞的地步?
 
儘管已經盡量避免使用重複的詞彙,但是、這點真的沒辦法。
 
喜歡。
喜歡。
好可愛。
 
——可以的話。
真希望不要再重複這些愚蠢的言詞。
 
#5 
 
試想,即使她答應了,兩人交往的場景又是如何?我曾不只一次的問過自己,得到的答案——
 
卻只是,『沒有』。
 
怎麼可能會去想像?
我們可是兩個女生、可是違反以往受到的教育,是不正常的喔?
 
如果是男人的話,或許就可以輕易明白了呢。
 
但是,兩個女生之間、究竟應該做些什麼呢?——牽手、擁抱、接吻、上床?想像不能。
 
也許是經驗欠缺,或是怎樣都好。
就某方面來說,我很開心、她希望『能跟我繼續當朋友』;畢竟,除了〝朋友〞之外的交往方式,真的沒辦法理解。
 
如果去涉獵知識,也不過如此;頭腦能夠明白,身體卻沒辦法如願施行——充其量也不過腦內幻想、然後在最重要的地方因為貧乏的想像力而打斷。
 
既然如此,撇去了〝距離〞這個現實因素,沒辦法實踐欲求的情侶、還能做什麼呢?跟朋友似乎差不多吧?除了不能來個法式熱吻,玩笑性質的親吻還是可以的?——嗯,這都還得是在彼此有交集的前提下。
 
…老實說。
雖然嘴上逞強著『我沒問題』,目前卻仍是只要接獲她的一點消息、就忍不住憂鬱的狀態呢。
 
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忘記,得到她訊息或來電的下一刻,卻能感覺心底的某種傷口又被撕裂——原來很多歌詞或是小說中的形容都是真的,那樣、真的很痛。
 
曾經不只一次的揚起衝動,想要告訴對方『請再給我一點時間療傷』、『不要再打擾我了』;不過,誰叫我這麼喜歡她呢?儘管無奈,儘管苦澀,就是沒辦法回絕對方的要求。
 
輸家。
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了。
 
#6 
 
在喜歡她的這段期間,我發現自己多了很多〝主題曲〞。
所有的情歌——只要有關單戀的——幾乎都能讓我想要啜泣。
 
糟糕。
我或許慢慢變成了自己所嗤之以鼻的那種女人了。
 
曾經很多次的向友人抱怨,『我完全無法理解(戀愛中女人的心情)』——而今的我,卻似乎感性過頭了。
 
——連自己都討厭的自己,又怎麼會有人喜歡呢?
除此之外,實質意義上的距離帶來的無力感,或許也是我自我厭惡的理由。
 
總是看著她的狀態,手足無措、想要安慰,卻發現除了在MSN視窗上打幾句『不要難過』、『妳可以的!』外,什麼也做不了。
 
想要給予,卻連擁抱的溫度都沒辦法傳遞——儘管我們之間什麼都不是,只是、作為一名〝朋友〞在她哭泣時伸出援手,陪著她哭,是否也是最基本的情誼呢?
 
…啊。
不過,這或許又是我的自作多情?無論她需不需要我,都是如此。
 
嗯、想到這裡,又有點想哭了。
果然一如自己所瞭解般的沒用呢、在這件事情上。
 
所以,可以容許我任性一次嗎?讓主題再次回到無關緊要的〝主題曲〞上。
 
盧學叡的『可不可以愛我』,盧廣仲的『聽見了嗎』,前陣子則是林宥嘉的『說謊』——總是一些唱了會讓人鼻音加重的〝情歌〞呢。
 
至於最近?嗯、或許是韋禮安的『慢慢等』吧?
 
我會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等上線 的鈴聲
 
慢慢等 等到我都睡著了 耐心等只為了心動那一刻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慢慢等 等紅燈 變綠燈
慢慢等 當你突然覺得冷 我會握著溫暖在 在這裡等著
 
——Media Player重播著。
我卻明白自己早就成為等不到未來的那一方。
 
所以、在最後,至少替這份等不到未來的戀情、告別吧?
翻開手邊的筆記本、拿起用慣的淡藍色自動筆,我忍不住這麼想著。
 
—在結尾替自己寫下的The End—
[ 2010.07.02 | 原創‧ | 留言:: 9 | 引用:: 0 | PageTop↑ ]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