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Ⅱ キタ━━━(゜∀゜)━━━ !!!!!

終於等到了,超開心的☆
木元可是咱萌上Erika的一個重要指標呢…我愛妳!(不要突然告白啊喂)

然後,因為這樣的衝動,就把後續寫完了。
害我不禁深深覺得,寫同人果然就是要有愛啊!愛!xD

另外,雖然好像說過這篇沒什麼百合,但是我真的覺得後面的木元×奈良味道很重…欸、算了。

本次劇情就跟咱的長篇一樣,還是沒有任何進展!
天知道#3什麼時候會出現呢…說不定真的得等Boss Ⅱ播出吧!xD

另外,文中的專業知識可能有些錯誤,如果有人能夠指正真的再好不過了。




 細白的指節,在泛黃的燈光下閃耀出如爬蟲類鱗片般的光芒。
這樣奇特的現象,讓他不自覺的瞇起眼睛,嘴角懸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
 
探出指尖,輕輕磨蹭著方才才與自己在這張床上共赴雲雨女性的後頸,然後聽見了一聲恍若抱怨般的囈語——
 
「…別鬧。」
 
明顯帶著不耐煩的語氣,讓他悻悻然地收回手指,臉上的表情有點難看。
 
或許,剛剛的舉動是一種無謂的調情。
點起一根煙,他微仰起頭、看見天花板上懸掛的鏡面,照映出自己愚蠢的臉龐——凌亂的黑髮,特屬於東方人的細長鳳眼,欠缺肌肉的身軀和白皙到幾乎病態的肌膚。
 
…啊。
無法形容的輕嘆,說不出是滿是有害物質的煙霧離開肺部時的那種悵然若失?
亦或僅僅是對於身體尚未冷卻的餘熱與重新在心底點起的欲望、交融出來的矛盾感到空虛?
 
無論如何…
重新審視女人光潔無暇的背部及刺在耳後的魚形刺青,他笑了,沉默而張狂。
 
× × ×
 
「…在性犯罪理論中,有一種稱為〝上癮理論〞的學說。」
 
將熠熠發光的眼神聚焦於某位正在講台上侃侃而談的女性身上,花形手中的筆尖打從講習開始就未曾從畫滿橫線的筆記紙上移開。
 
「簡單來說,其實就是犯罪人、會在壓力形成時,尋求一種紓解方式;可能是暴力、酒精、毒品,或是性,進而形成一種行為習慣…」
 
在演講者的語氣停頓時,用力地點著頭,猶如一名認真的修等生。
儘管從眼角餘光可以看到參與講習的警探們,多數展現出茫然、嗤之以鼻甚或無趣的表情,卻也無法干擾花形此刻飛舞心中的興奮。
 
「犯罪側寫在某方面而言,與上癮者的治療方式有極高的相似度——皆是從罪犯的特殊行為標誌中,找出那個〝循環點〞——加以阻斷,達成制止的效果。」
 
雖然,花形偶爾激動過度的莽撞還是會惹來對策室同仁的嘆息;不過,在更多的時候,無論是直屬上司的野立、穩重優秀的片桐、經驗老道的山村、或是喜歡騷擾自己的岩井——甚至就連曾經說過『對人類沒有興趣』的木元——都無比的信任花形一平這名夥伴的能力。
 
所以,會比以往更加失常,其實也不能完全怪罪於這名年輕的巡察;畢竟——
 
大澤繪里子。
兩年前因為各種原因而返回美國繼續深造,最近則受到署內高層的邀請、擔任在職研修會的特別約聘講師;而現在,這名曾經領導過對策室眾人——包括自己——的優秀女性,就在他的眼前。
 
這怎麼可能不讓花形高興?
 
尤其,是在目前這樣、三件連續殺人焚屍案,案情皆陷入膠著的時刻,更是需要借重大澤的專業。
 
當然;這並不是軟弱的逃避。
就算再怎麼崇拜大澤繪里子這名女性,花形也已經是名合格的刑警了——這次會參加在職研修會的原因,與其說是認輸於無能的求助;不如說,是希望能夠在會議結束之後,以專家的身份,向大澤尋求必要程度的協助。
 
至於敘舊?…別開玩笑了。
連為被害人伸張正義都無法做到的自己,怎麼有那個資格去與Boss閒話家常?——這並不僅是花形一人的堅持,更可認為是全體對策室同僚間、不言而喻的默契。
 
「…那麼,非常感謝大澤さん的演說,也謝謝各位今天的參與。」
 
在主持人語音落下、眾人掌聲響起的同時,花形關上筆蓋,目光未曾離開正與新任刑事部部長致意的大澤身上——他的工作,現在才正要開始。
 
× × ×
 
前往科學搜查研究所辦公室前,木元特意繞去了曾經的上司,奈良橋玲子,所喜愛的那家西點店帶了盒泡芙。
 
有時候真搞不懂玲子啊。
打了個哈欠,木元失禮的想著。明明並不是這麼適合泡芙這麼柔軟甜點的女人。
 
雖然總是帶著魅惑人心的淺笑,但是,木元很清楚——那就如同自己過往的冷漠一般,只是一種防衛機制而已——所以,比起填滿甜膩內餡的泡芙,奈良橋玲子的形象應該與那種乍看之下甜美、嚐起來卻意外苦澀的點心更加相符吧?
 
走進科搜研的工作區,奈良橋的辦公室還要在更往裡面走一點;如果推開那扇霧白色的毛玻璃門,一如以往的、會先看見她埋首於各式檢測儀器中的背影。
 
「…藤原早紀的文件在那邊。」
 
目光未曾從顯微鏡中離開,奈良橋兀自在一旁的文件上書寫。
這種連頭也不用抬,就能知道來者身份的技能,有時候就連木元也不得不感到佩服。
 
「知道了。」
 
深知對方習慣的木元,將設計精美的包裝紙盒放在了疊滿各式文件、桌面上唯一的空處——奈良橋最近肯定忙翻了。否則喜愛整齊的她不會任由自己的辦公桌亂成如此模樣。
 
翻閱著裝訂整齊的檢測資料,內容就如同木元所預料的——大多數的微量跡證都在那場象徵毀滅的火焰中燃燒殆盡——要說檢驗內容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大概也只有從被害人身上殘留的碳氫化合物成份能推測出,焚毀屍體所使用的催化劑為一般的無鉛汽油。
 
性侵害檢測…
沒有任何他人毛髮、體液——儘管法醫解剖結果顯示藤原在生前確實有因為性行為造成的陰道撕裂傷——不過,除此之外,並不存在其他、任何可能促使案情突破的跡證。
 
放火焚燒,真不知道該說犯人是聰明還是狡猾?又或者只是一種Mark
忍不住悄聲嘆息的木元,試圖紓解文字中的一無所獲,卻在下一秒撞上奈良橋明目張膽打量著她的眼神。
 
「…做什麼?」
「休息時間喔。」
 
沒有理會木元充滿防備的姿態,奈良橋一臉輕鬆地打開白色的包裝盒;當看見隱藏其中的美味時,不禁驚奇的挑了挑眉。
 
「季節限量的草莓泡芙?」
 
面對奈良橋的訝異,木元不以為意的聳肩,似乎無法同對方的情緒有所連結——基本上,木元真實本來就不是會特別對時下女性流行物品做特別研究的人;就算點心也毫不例外。
 
「這可是每日限量品呢。」
 
奈良橋舒緩開來的眉心與燦爛綻放的嘴角,讓木元下意識的輕咬指尖;大概是沒有想到自己隨意叫店員亂拿的結果會讓她這麼開心吧。
 
「…妳最近也很辛苦。」
決定將這個無心的小秘密藏在心底的木元,收起一直拿在手中的資料,用著一貫的慵懶語調說道:「一課那邊也有件大案子。」
 
「欸、岡山議員的槍擊案。」
 
小心翼翼地咬開外皮酥脆的泡芙,奈良橋滿足地瞇起眼睛——要是這模樣被野立看到,肯定又會免不了一陣喧鬧——所以說,泡芙什麼的才不合適啊。木元面無表情的看著奈良橋探出舌尖、舔去沾上唇角的奶油餡,真是危險的女人,玲子。
 
「小野他們已經掌握到重要線索了。」
「…鎖定嫌犯了嗎?」
「可以這麼說。現在,比較麻煩的應該是你們吧?」
 
木元沒有回答。
情況確實很棘手。
沒有證據、沒有嫌犯,能夠找出的共通點也寥寥無幾。
 
對策室的大家在面臨這樣的窘境下,壓力已經大到連山ちゃん都沒時間擦他的髮根保健產品;注重外表的岩井さん甚至好幾天連鬍子都忘記整理,再配上充血通紅的眼神,感覺變得更加凶神惡煞了。
 
「話說回來,妳怎麼還在這裡?」
「…什麼意思?」
「大澤的講習已經開始很久了喔。」
 
不願就此認輸,迴避對方壞心的調侃;木元直視著從盒中拿出第二個泡芙的奈良橋,總是捲著睡意的嗓音、也是能說出刺人話語的吧?
 
「…玲子也已經不是怎麼吃也不胖的年紀了。」
「雖然看起來整天都坐在辦公室,但是我的運動量也不會比刑警さん少吶。」
 
似乎想要證明自己所言非假,奈良橋站起身,染上草莓香氣的指尖托起木元的下巴;她笑著,像隻狡猾的狐狸。
 
「——別小看〝大人的〞運動量啊,木元。」
 
木元才不想去深思那刻意加重語氣的字句中究竟蘊含了何種意義;她向後退了一步,在面對總是穿著高跟鞋、挺直背脊,意氣風發的奈良橋時,木元並不希望自己因為壟罩在對方的氣勢之下而顯得格外弱氣。
 
「…花形他去了。」
「嗯?」
Boss的講習。」
 
輕聲解釋著的木元,啃著手指、別開眼神的樣子,看起來有些不甘心。
看透這點的奈良橋,露出了意味深遠的淺笑,卻沒有戳破木元在自己面前的拙劣偽裝。
 
「我以為妳會去。」
 
「…不。」
意外地,回答的語氣非常堅決;木元閃閃發光的瞳孔猶如狩獵中、蓄勢待發的貓科動物:「比起與Boss見面,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去完成。」
 
「——辛苦了,刑警さん。」
 
聽見奈良橋讚美似的感嘆,木元有些不自在的垂下眼、注視著微微泛黃的帆布鞋白邊,嘴角卻揚起了淺淺的弧度。 
 
To be continued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