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我就喜歡冷CP你咬我啊你(?

——雖然這樣說了。
但是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打算跟誰宣戰就是了。(揍)

最近一直在寫東方,Word那邊也默默累積了六千來字了呢。
但是,就像那可愛甜美又親人的紅色粗粗一樣(欸);寫的CP到底有多冷——

以CB來舉例,說不定是「緋山 × 藤川(不)」的程度吧?

…嘛、反正我寫得很開心就是了。(´・ω・`)

再說;既然幻想鄉都以無節操著名了——
就會忍不住讓人想挑戰一下所謂〝無節操〞的下限吧。

那麼。
本篇的CP為:蕾米 × 靈夢

在自家裡應該不需要說到『雷CP者慎入』這種蠢話吧…




 「——靈夢。」
 
帶著較常人還要略低體溫的幼細手臂,從背後環上了正啜飲著麥茶的巫女頸肩;外表比實際年齡還要稚嫩許多的紅魔館之主,露出了小小地獠牙,笑著。
 
「吶、靈夢——」
 
沒有忽略吸血鬼那甜膩過頭、撒嬌般的嗓音;只是,早將嫌麻煩的個性這般深入骨髓的博麗巫女,仍舊故我的喝著茶,任由蕾米莉亞小貓似的蹭著自己的臉頰。
 
「我啊、最喜歡靈夢了喔。」
「…是嗎。」
「所以…」
 
——可以咬嗎?
特化的虎齒尖端,在低喃著同時,抵上了少女白皙的頸側,銳利得彷彿下一秒、即將刺破那過於脆弱柔軟的肌膚,任由豔紅的液體溢出似的。
 
「…別老是開些無聊的玩笑。」
 
始終無動於衷的靈夢,輕輕地推開了蕾米莉亞,順道遞了一塊圓形的硬仙貝到她面前,一臉淡然。
 
「想要磨牙的話,用這個。」
「——真沒情趣啊、靈夢。」
 
任性的吸血鬼終於無趣地放開了太過貼近的擁抱,抱著膝蓋縮在陽光曬不到的長廊角落,小心翼翼地瞅著簡直將品茶視為終身大事的巫女,然後疲倦的打了個哈欠。
 
「對吸血鬼來說,現在的時間應該跟熬夜差不多吧。」
 
背上突然少了猶如夏季天然冷氣溫度,靈夢不甚習慣的端起了方才被自己放至一旁的茶杯——彷彿天氣突然熱起來了——她用眼角餘光看著已經倒在木板地上蜷縮著一團、露出惺忪睡眼的蕾米莉亞,莫名有種想要靠近的衝動。
 
「如果累了的話…」
「——我可是不會睡的喔。」
 
似乎察覺到了巫女的意圖,蕾米莉亞眨了眨眼,意圖藉此驅散綿延的睡意。
 
「這樣的生活作息真不健康。」
「靈夢討厭這樣嗎?」
「嗯?」
「——過了就寢時間還不肯睡的孩子、討厭嗎?」
 
…啊啊。
依舊小口小口的啜飲著微溫的麥茶,比起回答這樣的教養問題,靈夢大概更想針對〝年齡〞——500歲的孩子、什麼的——回嘴。
 
…但是。
靈夢微仰起頭,已經開始散發卓越熱度的初夏豔陽,刺痛著她的雙眼——用人類的常識去衡量妖怪的一切,未免太過愚蠢了。
 
「…說不上討厭還是喜歡吧。」
 
一直都是這樣。
對於人類、對於妖怪——未曾憎惡,亦未有喜悅——純粹貫徹著守護結界任務的樂園之巫女。這樣的博麗靈夢。
 
「我可是很喜歡靈夢的喔。」
「…我知道,妳說過很多次了。」
「——不。靈夢,其實是不知道的吧?」
 
耐不住寂寞的吸血鬼又悄悄湊到了巫女的身後;只是這次,隔了一段微妙的距離。
 
「我喜歡靈夢的程度——」
 
蕾米莉亞的喃喃低語,在她的耳畔響徹。
也許是午後的陽光太過眩人奪目,靈夢愣愣地看著那雙意外白皙——甚至足以用病態形容——的纖細手臂掠過頰側。
 
「——是可以就此死去也無所謂的呢。」
 
就像是燃燒起來的紙片,靈夢的眼前泛起了橘紅色火光——不能接觸陽光的生物如果違背了禁忌,唯一的下場肯定只能是悲慘地化為灰燼吧?
 
「——妳到底在想什麼啊!」
 
回過神的時候,靈夢發現自己已經將蕾米莉亞壓在身下;還迴盪在鼻間,難以形容卻又意外熟悉地焦味惡臭,幾乎要讓人發狂。
 
仰視著罕見激動起來的靈夢,蕾米莉亞瞇起如寶石般乾淨清澈的紅色瞳孔,嘴角揚起了惡質的笑意。
 
「博麗的巫女也會有這樣的表情嗎?」
「什麼?」
「——人類般的,表情。」
 
恐懼。厭惡。噁心。
像是看見世界上一切污穢的神情。
 
「真可愛呢、靈夢。所以,讓我多看一點吧,猶如人類的——」
「…這樣的話,不覺得該留著跟妳家的女僕長說嗎?」
「咲夜嗎?…欸、為什麼?」
 
——為什麼?
靈夢想起了那名簡直是笑裡藏刀——實質意義上的那種——最佳代言,名為〝十六夜咲夜〞的人類女性。
 
「咲夜明明就會露出很棒的表情喔。」
 
用著不知何時早已痊癒的掌心摩挲著巫女的臉頰,蕾米莉亞笑著;兩顆突兀異常的尖牙,彷彿折射了陽光,重新暈眩了她的視線。
 
忽然不想去追究吸血鬼的話中是否意有所指;在撐起身的同時,靈夢忍不住疲倦嘆了口氣。
 
「妳啊…」
「嗯?」
「剛剛說著〝想咬〞,理由該不會是這個吧?」
「欸——」
 
還來不及聽見蕾米莉亞的答案,忠心的女僕長卻已經出現在石板小徑的彼端。
 
「大小姐。」
「咲夜,東西都買好了嗎?」
 
興高采烈的撐起閒置在一旁許久的洋傘,蕾米莉亞看著咲夜抱在胸前的紙袋,小小地鼻子動了動,露出了燦爛過頭的微笑。
 
「——很棒的味道。」
「是的。這次的調味料品質不錯。」
「真讓人期待呢,咲夜泡的紅茶。」
 
靈夢看見女僕長的唇畔勾出了不同以往的淡淡弧度——這就是蕾米莉亞口中所謂、『很棒的表情』嗎?
 
…果然還是很難理解呢,妖怪的想法。
凝視陶器底部的特殊紋路,巫女端捧著的茶碗已經見底。
 
而迫不期待等待品嚐最喜愛的紅茶佐以B型血的吸血鬼,也準備打道回府了。
 
「下次見,靈夢。」
 
站在傘下的蕾米莉亞,單手提起了裙擺的一側,意外地彬彬有禮。
 
慵懶的擺擺手。
靈夢注視著在主人邁開步伐轉身離去後,才欠身行禮的咲夜——已經面無表情的跟平常沒有什麼不同。
 
要說哪裡有所異樣…
如此炎熱的天氣為什麼咲夜還要穿著高領衣物呢?這麼想著的靈夢,指尖下意識地摸上了頸側——
 
被那對獠牙碰觸的微癢感,似乎還殘留著。
The End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