ハァハァ( :.;゚;Д;゚;.: )ハァハァ


真的。
我只是想寫咬胸部而已。(炸)

不過,很沒情調呢?也許。

內容延續之前的那篇『咬』——
所以總感覺內容的重複性很高的樣子…

嘛、算了。(喂)

最後,也許有第三篇也說不定。(欸)




像是。
幼犬一般。
 
她微濕的唇瓣貼上了巫女的頸側。
隱約能感覺到隱藏在皮膚之下、熱烈躍動的脈搏——
 
似乎很美味的樣子。
這麼想著的吸血鬼,情不自禁的探出舌尖,輕輕地、在向下舔過靈夢的鎖骨時,嚐到了不同於紅茶般濃郁的淡薄茶香。
 
「…蕾米、莉亞——」
 
染上些許顫音的聲線,聽起來格外甜美。
原來那個〝博麗巫女〞、也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嗎?嗅著靈夢頸間的氣味,蕾米莉亞顯得有些困惑——但是,也許更多的,是孩童般不知節制的好奇。
 
冰冷的手指從巫女防禦薄弱的衣擺下方深入。
碰觸著,相較於吸血鬼而言,過於溫暖的、人類體溫——不,也許還要再燙一些。就連指尖彷彿都要為之灼傷的火熱。
 
「——蕾米…」
 
沒有聽見。不必回應。
啊、果然,吸血鬼的感官並沒有人類想的這麼敏銳呢——蕾米莉亞囁咬著靈夢的脖頸,毫無罪惡感地在心中替自己的刻意忽略開脫。
 
然後,與此同時,指尖觸摸到了比少女的肌膚,略為粗糙的布料。
 
「唔…?」
 
蕾米莉亞的唇間溢出了交雜著不滿與疑惑的喉音;卻又旋即想起了,那討人厭的觸感,大概是被稱之為〝纏胸布〞的物品。
 
…人類還真是麻煩啊,尤其是女性。
蕾米莉亞瞇起了血紅色的眼睛,即使是沒什麼胸部可言的巫女——
 
不過,僅只如此而已。
這樣的小小障礙,尚且不至於被稱作是困擾。
 
「…靈夢。」
 
低喃著。
蕾米莉亞聽見巫女在耳邊逐漸加速、變重的心跳聲,露出了一個與稚嫩外表不符的狡黠笑容——
 
「聽說…」
 
舔著相較於普通人、顯得格外尖銳的虎齒,她艷色的指爪,若有似無的挑弄著巫女綁在胸前的領結。
 
「如果吃了巫女的心臟,就能得到更強的力量呢。」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開著無聊的玩笑啊,蕾米莉亞。」
 
隔著夏季的薄透衣料,特意用尖牙輕咬著靈夢微微隆起的胸前,蕾米莉亞無趣地扮了一個鬼臉。
 
「對靈夢而言,這只是玩笑嗎?」
「…妳想說什麼?」
「——全部喔,靈夢。」
 
無論是這樣任由自己壓制,或是在吸血鬼的面前露出了脆弱的咽喉;這樣的事情,全部——
 
「對靈夢而言就跟彈幕遊戲一樣,純粹是一般的玩樂嗎?」
 
唇畔掛著嘲弄的笑意,蕾米莉亞俯視著身下沈默不語的巫女,野獸般細長的瞳孔、危險地縮小。
 
「那麼,就這樣做下去、也沒關係吧?」
「蕾米莉亞…」
「——真是無聊啊,博麗的巫女。」
 
這麼說著的吸血鬼,稍加施力、尖細的指甲就如同先前所認知的一般——劃破確實不足以構成任何問題的布料。
 
「…喂、蕾米——!」
「明明是個人類不是嗎?」
 
任性的紅魔館之主,理所當然地忽視了靈夢在外衣損壞後的抗議;她伏下身,身後的黑色薄翼彷彿正因為亢奮的情緒而微微顫抖著。
 
「既然如此,就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啊。」
 
抵著靈夢脖子的獠牙,帶著似乎下一秒就將刺穿肌膚的鈍痛。
 
「…忘記身份的人,是妳吧。蕾米莉亞。」
 
在這樣的情況下,依舊冷靜的巫女,清澈的眼中不解風情的倒映著蕾米莉亞的錯愕。
 
「還是說,吸血鬼在這種時候,都喜愛這樣喋喋不休?」
「——真是無禮至極的諷刺啊,靈夢。」
 
蕾米莉亞凝視著強悍到隨時足以擊敗自己的樂園之巫女,彷似終於重新找回了某種熱情,嘴角勾起了饒有興味的微笑。
 
「…吶、為什麼呢,靈夢?」
「啊?」
「——不把我推開、之類的。」
「妳在說什麼鬼話。」
「唔?」
 
看著吸血鬼茫然地偏過頭,靈夢突然燃起了想用陰陽玉砸醒蕾米莉亞腦袋的衝動。
 
「不是妳自己提議的嗎?」
 
說了『靈夢不是很好奇,咲夜是會在怎樣的時候露出不同的表情』這樣的話;於是便在單純打發時間的情況下——
 
「既然就這樣忘了,只是不久前的事情吧?」
「…是有這麼一回事的樣子?」
 
相較於一臉不滿的靈夢,蕾米莉亞無所謂的笑了笑——對她而言,這大概是確實不用放在心上的事情。
 
「那妳剛才究竟都在瞎忙些什麼…」
 
甚至連衣服都被弄破了。
缺乏穩定經濟來源的節儉巫女,稱起身,低頭看著恢復為加工前布片的衣物,忍不住嘆息。
 
「我還以為妳這樣做是為了挑戰我的耐心。」
「欸…?」
「——除此之外,如果妳是想模仿小狗的話,的確還頗成功的。」
「…小、狗?」
 
兀自起身,背對著蕾米莉亞翻找著新的替換衣物的靈夢,沒有看見對方當場定格的微妙神情。
 
「我才不是——」
「不是什麼?」
「才不是模仿小狗!」
 
對於蕾米莉亞故作凶狠、齜著牙的反駁,靈夢不以為然的聳聳肩。
 
「又舔又咬的,不是長牙期的幼犬才會這樣做嗎?」
「唔…!」
 
看著想不到回嘴的話語,而鬧著脾氣、鼓起臉頰的蕾米莉亞,她忍不住感到有些無奈。
 
「——總之,那件被妳弄壞的衣服,就拜託妳家的女僕長負起責任了。」
 
在走進廚房替自己倒上一杯熱騰騰的新茶之前,這麼說著的巫女,轉過身的同時,想起了稍早之前、那個勉強可算是一切源頭的無聊約定
 
幼犬與咲夜啊…
將煮滾的熱水倒入茶壺,靈夢腦海中浮現了惡魔的忠犬抱著一隻小狗、露出溫和笑容的模樣——
 
確實,意外地合適。
The End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