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字成語系列!(啥)

……接下來其實還想寫點其他的東西。
最近喜歡病病的百合,啊、雖然要說得話,也沒有正常到哪裡去過;總之,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寫了類似『妄想症』的主題──

被害妄想症也好。
戀愛妄想症也好。

每個人是不是或多或少都有這種傾向呢?
抱著這樣的心情寫了這樣的文,結果想起了高中時候的某些事情。

不得不感嘆這就是人生。




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真的,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就宛如每天在路上擦肩而過的路人,她只不過是和那個人形同陌路罷了。

儘管這在很久以前的她眼中看來,或許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情況──但也就是那樣了,她想,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

真要說起來,嫌隙──如果她們之間確實曾經存在過這種東西──的產生,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她並不清楚;也是在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自己與那個人之間是如此陌生。

不過也從來沒有熟悉過啊。
下課時段,她無所事事的坐在位子上,聽著友人東南西北,卻心不在焉的認知到了這樣、事到如今也毫不意外的事實。

並不是說她沒有試著去體諒、或是瞭解,而是因為直到現在,她才終於清楚知道、原來思想南轅北轍的兩個人,即便費盡一生的時間也不可能站在彼此的立場。

更何況還是那個人;那個,被班上多數同學環繞著、在這個名為『班級』的小圈圈中,猶如君王──或是神祇──般的存在。

她也曾經是於其中信仰的一員。曾經。
只是,這個『曾經』、現今回想起來,莫名地讓她感到有些羞恥──是為什麼呢?因為『成長』的關係嗎?還是有其他連自己都還沒發現的原因?

或許怎樣都好。
畢竟毫無自覺的不知羞恥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猛獸。

她緩緩從肺中擠壓出剩餘不多的空氣,化為一聲淺淺地嘆息。

「那些傢伙又開始了。」
「是嗎?」

用著毫不意外的語氣回答了友人的感慨。即使再如何想忽略,她還是會斷斷續續從不只一位的『朋友』口中得到有關那個人的訊息──誰讓她們的部份交際圈可悲的重疊了呢?這也是沒辦法的。

「妳都不想做些什麼嗎?」
「要做些什麼?我是說……我應該做些什麼嗎?」
「可是,那些傢伙──」
「我知道。但是,跟我沒有關係。」

雖然嚴格來說,並不能說是完全無關就是了。
她這樣想著,對於那些連音量都不願壓抑的隻字片語,學著充耳不聞──不過是不想變成一個連自己都討厭的人啊。

說著『無視』,卻要在聽見任何莫須有的非難片段時,與週邊環繞的崇拜者們冷嘲熱諷的圍剿;說著『與我何干』,那抹本應隨心控制的嘴唇,又吐不出如白皙象牙般的高貴字眼,只是一昧做著低俗的攻訐。

她不想變成這樣的人。
她不想變成一個、在指摘他人時,有四根手指指向自己的蠢蛋。

僅此而已。

「我還是覺得妳真的應該做些什麼。」
「嗯?」

友人難得嚴肅的語氣,讓她忍不住困惑了起來。

「至少做點聲明。」
「聲明……?」
「──簡單來說,就是對某些聰明到『有所自覺』的傢伙表示些什麼。」

於是,她沉默了。
那樣的事情是必須的嗎?想起自己狹小又可憐的交際圈,她實在不願懷疑這其中有哪幾個可悲又鄙俗的『朋友』,在妄加猜測她的用意之後,傳遞了扭曲的訊息。

「……好吧。我知道了。」

畢竟事以至此,她也實在不願在成為那個人被害妄想情節中的主角,只能妥協。

「我會努力的。」

用著委婉的方式。用著直接的方式──總之,只是要確實傳達出、自己對於『朋友(們)』那種邀功心態有如何不屑就足夠了。

……只是,也許自己還是欽羨著那個人的『愛憎分明』吧。
她看著宛若帝制時期的君王、為眾多弄臣諂媚的那個人,不禁覺得有些遺憾。

──終究。
還是,只能不相為謀。




[ 2012.03.26 | 原創‧ | 留言:: 0 | 引用:: 0 | PageTop↑ ]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