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
每個月一次的固定更新(?)。

其實我只是想要無腦的撒糖而已,誰讓我這幾天的心情還算不錯?(*´д`)

話說回來。
其實我覺得這篇我好像突破了某種盲點。

如果把女部『她』改成人部『他』,這篇好像就變成面癱接吻魔×低智商小動物的BL或BG文了(炸)

果然。
在小說這種東西裡面,性別還是只能靠文字劃分吧。(笑)

這或許就是我不夠成熟的部份。




 ──我啊,說不定會比妳早死呢。
當戀人一臉嚴肅的對自己這麼說道時,她的唇齒間、還留著對方殘存下來的香氣。
 
……甜甜的。
恍若未聞地用舌尖滑過口腔內的每個角落,她心不在焉地猜測起與戀人深吻時、所嚐到的味道──是香草布蕾吧。她想。
 
畢竟剛才某人才一邊抱怨著『這樣一定會發胖』、一邊又口不對心的用湯匙挖起鵝黃色的柔軟布蕾,然後露出了愚蠢至極的滿足表情。
 
不過,本來就是個笨蛋啊。
一心二用的將視線又滑過了一行用標準細明體印刷出來的墨黑色字體;對於說了什麼蠢話的戀人、究竟還打算在自己懷裡做了些什麼事情──例如打算重複一次剛才那個突襲般的親吻、之類的──她總是顯得毫不在意。
 
或許是因為總愛沒來由使壞的『傢伙』是自己的戀人;又或許是因為聰明人實在不應該對笨蛋太過計較──理由是什麼都好,反正就只是這樣;她並不想要制止戀人的任性。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喂!」
「嗯、怎麼了?」
 
但是,為什麼這個笨蛋一樣的戀人,總是這樣得寸進尺又不解風情?
她嘆息著,放下了手中的書;半被迫的──誰讓那雙此時應該好好擁抱著自己的手,卻不乖乖待在應該待的位置,非要惡劣地矇起她的眼睛呢?
 
「妳有聽見我剛剛說什麼嗎?」
「啊啊、『會比我早死』這句?」
「──對喔!既然聽到了,為什麼不說些什麼!」
「……妳希望我說些什麼?」
 
她無奈地看著像個孩子一般鬧起脾氣的戀人,明明只要繼續親吻下去就好了,為什麼要沒來由地提起這麼嚴肅的話題?──更重要的是;雖然有那麼一些過份,但她確實並不認為、有關『生死』這種哲學性的問題,應該出現在那個本應塞滿甜食的腦袋之中。
 
「我也不知道!」
 
──看吧。
會這樣理直氣壯回答自己『不知道』的,全世界也只有這個蠢蛋。
 
所以才說,只要繼續親吻下去就好了。
比起複雜的言語,簡單明瞭的肢體接觸可是更容易讓某隻單純的小動物理解吧?
 
這麼想著她,確實也這麼做了。
用著像是在渴求什麼的粗魯方式,吞嚥著戀人從唇間溢出的清淺喘息。
 
直到肺部的氧氣告罄。
直到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濃得讓人暈眩。
她才依依不捨地鬆開不知何時收緊到使兩人之間毫無縫隙的擁抱。
 
「……所以。」
 
猶如自言自語般的呢喃,她淺吻著戀人的眉心與眼簾,含糊不清的問道。
 
「為什麼、會突然說起這個?」
「欸……什麼、我說了什麼?」
 
結果,這個健忘的小笨蛋,卻忘記了自己才是挑起一切事端的罪魁禍首;只是茫茫然的眨了眨眼,困惑不已。
 
「……『比我早死』、什麼的?──但是,笨蛋總是活得很長命吧。」
「唔,才不是這樣!」
「不然?」
「……我只是覺得、很不公平而已……還有,我明明很聰明!」
 
刻意忽略了戀人對於自身智商的反駁,她微微挑起眉,鮮有的對於對方口中的『不公平』、究竟是在說些什麼,感到難以理解。
 
「不公平、指什麼?」
「就是不公平!」
「嗯?」
「我是說……為什麼,每次、每次──在做著各式各樣事情的時候,都只有我一個心跳加速?」
「沒有這回事。」
 
她也是很緊張的。
雖然不至於像戀人這般、為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淺吻就臉紅得手足無措──不過,是喔。她也是會緊張的。
 
「騙人。」
「沒有騙妳。」
「──那為什麼剛剛我親妳,妳都沒有反應?」
 
沒有反應?
她想。不是好好的回吻了嗎?
 
只是,一旦看見戀人仍舊一臉不甘願的模樣,她竟然難得心虛的認為、自己可能猜錯了。
 
「……妳希望我有怎樣的反應?」
「跟我一樣心跳加速到快死掉。」
「……我沒有嗎?」
「妳沒有。」
 
對於不知道為什麼異常固執起來的戀人,她稍微感到有些困擾──儘管嚴格說來,這次的問題根本就出在自己太愛追根究底上。
 
「所以,以後在問我『準備好了沒』之前,也什麼都不能做。」
「欸……」
 
事態好像變得有些糟糕。
而且似乎朝自己最討厭的『禁慾』方面發展了。
 
「這難道不是什麼懲罰遊戲嗎?」
「……當然不是。」
「那麼,為什麼?」
「因為,人一輩子的心跳只有25億下。」
「啊、嗯,然後?」
「每次接吻都只有我在加速消耗心跳的餘額,不公平。」
 
原來那個『早死』的結論是這樣來的嗎?
聽完戀人這番毫無邏輯可言的總結,她頓時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妳怎麼能確定每次都只有妳在加速消耗?」
「──直覺。」
 
……該死的小動物直覺。
她嘆了口氣,對於自己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戀人牽著走,感到些許不滿──這樣的不滿,顯而易見的表現在她揉捏著戀人臉頰的手指上。
 
直到得到意料之中的嚴正抗議後,才將原本沾染在指尖上的惡意與欺負收回。
 
「這種論點根本是毫無根據的污衊啊,我說。」
 
她摩挲著戀人的耳鬢,用探尋的目光描繪著戀人眼中、自己的倒影,嘴角勾起了淺淺地笑意;帶著某種不言可喻的挑逗意味。
 
「所以,再來試一次吧?接吻。」
「咦!?」
「準備好了嗎?」
「欸?等、等我一下!」
 
看著臉上充滿著好笑『就義感』,就連原本懶散賴在自己懷裡的姿勢都被收成了正襟危坐的戀人,她只是不以為意的輕笑出聲。
 
「為了證明我的清白,這次──」
 
在呼吸交疊之前,兀自牽起戀人的手,置於自己的胸口。
 
──不要忘記了。
妳可要好好數著喔,我的心跳。
 
The End
[ 2012.04.23 | 原創‧ | 留言:: 2 | 引用:: 0 | PageTop↑ ]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