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與工程師(們)。(´・ω・`)
上個禮拜在雪莉薄紗睡衣的加持下抽到C.C.寫得慶祝紀念文。

未命名2

大概只算是小品吧?畢竟字數不多。

總之。
左擁右抱享盡齊人之福的貓感覺真是莫名地ry

瑪格莉特跟C.C.都只能是大小姐的啊啊啊啊啊啊!!!!(╬⓪益⓪)





 ——奇怪的人。
這是,索迪亞克族的少女在面對新加入隊伍之中、來自導都的第三位工程師時,所擁有的第一印象。
 
真是個奇怪的人啊。
明明同樣出身導都,同樣身為工程師,卻與另外兩位不近人情的同伴不同,是個笑起來有些傻氣的存在。
 
『大家好,我是C.C.,請多多指教!』
 
不帶任何顫抖的招呼,儘管害羞得耳朵都紅了還是勇往直前的放大聲音;然後,在完美的90度鞠躬後,抬起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就是這樣一個奇怪的傢伙。
看著儘管鼓起勇氣,還是緊張得同手同腳、走在隊伍最前頭的C.C.,艾茵偏過頭,身邊的瑪格莉特帶著一種難得、卻顯而易見的若有所思。
 
瑪格莉特總是很冷靜。
雖然聽過來自王國機甲連的軍官抱怨,她事實上在戰鬥的時候有多麼胡來——甚至到了與不祥的帝國女將軍一樣的程度——艾茵還是有些將信將疑。
 
畢竟可是那個瑪格莉特喔?
艾茵所熟知的工程師們向來都是懂得計算該如何在有限的犧牲內獲取最大利益的類型;羅索是這樣、瑪格莉特當然也是。
 
所以她真的不是很能理解艾妲的嘆息與無奈——至少,在遇見C.C.之前,確實是如此。
 
「咦?咦?咦?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沒掉下來!」
 
體力不佳的室內派手忙腳亂地躲過了來自白銀蝙蝠的攻擊,C.C.驚慌失措的望向什麼都沒有的天空,推了推鏡架,再俯首看向手腕上的錶面,猶豫而困惑。
 
「太奇怪了,明明啟動了……是哪裡不對了?程式Bug嗎?還是線路通訊問題?欸?等等、等等——暫停!暫停!」
 
……這還是第一次在面對生死存亡的戰鬥時聽到有人喊「Stop!」,艾茵有些想笑,又忍不住的擔心。
 
「瑪格莉特……」
「嗯?」
「不上去幫忙沒關係嗎?」
 
對於艾茵的擔憂,瑪格莉特只是回以一個不置可否的淺笑。
 
「可以啊。」
 
她說,沒有反對,語氣聽起來卻也不像是贊成。
 
「雖然我想是不會有事的,應該只是一點程序上的計算錯誤造成了攻擊遲延——啊妳看,來了。」
 
順著瑪格莉特的話語仰首,艾茵瞇起眼,隱約看見遠遠的高空上有什麼東西在閃著光。
 
「……太靠近的話,會很危險喔。」
 
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墜落的物體是什麼,甚至連瑪格莉特落在耳邊的提醒都尚未意會,便被對方輕輕拉退了一步。
 
也不過是那個剎那。
艾茵終於反應過來——是炸彈。
 
不知道哪裡來的,又是怎麼來的空投彈,彈頭在陰沉沉的天空間反射出點點光芒。
 
緊接著,便是一片煙霧揚起,伴隨著轟隆巨響。
 
——退後了還是不安全啊。
在沙塵中打了幾個響亮的噴嚏,艾茵難受地揉了揉發紅的眼睛;即使在最後一刻,瑪格莉特千鈞一髮的召喚出獵心獸抵擋住大部分的餘波與焚風,那雙比常人還要冷一些的掌心甚至體貼的替自己摀住耳朵,艾茵卻還是被炸得暈頭轉向的。
 
在這一刻,她才相信,所謂工程師都是些多麼胡來的傢伙。
 
「好了,結束了呢。」
 
瑪格莉特的語氣輕鬆,但沒一會,本來舒緩彎曲的眉卻是發現什麼似地揚起。
 
「……不過真正麻煩的也許是在後頭吧。」
「欸?」
「——畢竟。要從『那裡』把人找出來確實是很費功夫的事情哪?」
 
直到恢復了視力,艾茵看著被轟炸得亂七八糟的斷垣殘壁,終究理解了什麼叫做無言以對。
 
最後。
她們是在沙堆之中,挖出了魯莽的新進工程師;當然,是完整的,雖然難免狼狽。
 
「不、不好意思,給妳們添麻煩了……」
 
歪了一邊的眼鏡自然是不能戴了,C.C.尷尬的笑容中,似乎帶了點沮喪。
 
「……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時間不對……威力也……」
 
抖著耳朵,隱約聽清了對方的嘆息,艾茵眨眨眼,握著手杖的雙手緊了緊;她看向了瑪格莉特,想要得到什麼意見,對方只回報了一個猜不透意思的溫婉淺笑。
 
「那個。」
 
於是,她遲疑地提起了猶豫不決的勇氣,開口。
 
「C.C.小姐。」
「欸、是!?」
「比起失誤檢討什麼的……妳沒事吧?沒有受傷吧?」
「啊,是的。我很強壯的。」
 
這可是難得的優點之一呢。
這麼說著的C.C.,還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確實無礙。
 
「——請不用擔心我。」
「可是,那是、沒辦法的事情。」
 
因為,是同伴啊。
這次,艾茵說得很堅定;堅定得讓C.C.不禁愣神,但旋即笑了開來。
 
「謝謝妳,艾茵小姐。」
 
她伸出手,摸了摸艾茵的頭;透過掌心,流遞來的感謝很暖,不知道為什麼甚至讓人有點懷念。
 
遺忘不了卻也記不起緣由的,懷念。
 
The End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