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就那個說好的艾妲瑪格。(哪個啦!?)
因為這樣才寫了這對CP、不知道為什麼我都想為艾妲感到難過了。(欸)

不過相對來說,除了有一隻大小姐隨時隨地的攪亂之外,我家艾妲還是很幸福的。

明明就只是個艾妲而已。(´_ゝ`)

QQ截圖20121118144120

話說回來我家的+24C.C.鑲金了!真是爽爽ry

感謝龍舌蘭!!ヽ( ・∀・)ノ




她不太確定,此時的氣氛是否該用劍拔弩張來形容。
準確來說,看著約略僅有自己半身高的聖女之子帶著死氣沉沉的表情、只有那唯一一隻淺棕色的眼睛偶爾折射過別有含義的光芒,沉默而倔強地站在自己身前,艾妲真的不知道此時進退兩難的困境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只不過是想跟瑪格莉特討論有關裝甲強化後,自己的一些想法而已;為什麼卻得被人偶如臨大敵般的檔在實驗室的門口?她真的不懂。
 
「請問……?」
「不行。我知道妳想問什麼,不行。」
 
不不,她甚至連問題都還沒說出來啊——雖然以現在的情況看來,確實也不會有其他的問句更能適合此時的情境就是了。
 
「可是……」
「沒有可是,總之不行。」
 
雖然艾妲自問自己的確從來沒有摸清自家大小姐的想法——那張面具般的臉孔總是藏住太多東西了;讓不擅長揣測他人心意的魯比歐那軍人很是困擾——但是,按照以往的經驗,每當攸關正事的時候,聖女之子總是非常好說話。
 
除了在讓兩位不死少女以及瑪格莉特與貝琳達同隊這件事。悄悄在心底寫上一個讓她與艾茵皆頭痛不已的註解,艾妲帶著染上些許困擾的苦笑,蹲下身,將自己的視線與人偶平行。
 
「那麼。至少可以告知屬下原因嗎?」
 
她的聲音很低,帶著微熱地和順,溫柔地彷彿此時正在哄著一隻鬧起脾氣的貓咪。
 
「唔……」
 
略帶猶豫地皺起眉頭,思索般地注視著眼前的人;艾妲微微彎起地眼角,有著她所熟悉地包容與認真。
 
「只要說出理由妳就會離開了嗎?」
「——是的。」
 
這麼說著的艾妲,語氣中沒有絲毫的遲疑及虛假。
挺直背脊的模樣和直率透明的目光,就這樣倒映在人偶的眼底。
 
「艾妲。」
「是的,大小姐。」
 
聖女之子的語調中、有著艾妲鮮少聽見地憂慮嘆息,這讓她更是下意識的集中注意,做好完全準備,就怕自己迎接地會是任何令人心情沮喪的悲慘消息。
 
「白日宣淫不好。」
「——欸?」
 
有一瞬間,艾妲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只是對方的神態太過嚴肅,讓她不得不相信,她所聽見的一切並不是幻覺。
 
「抱歉,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她的眉宇間寫滿了歉意,似乎由衷地對於自己在感性上的遲鈍感到難過。
 
「瑪格莉特是個美人。」
 
確實是這樣。
即使同樣身為女性,這也是艾妲頗為認同的事實;琥珀色的眼中蘊藏著透明的知性,微笑起來的弧度也是精算過後的完美,儘管偶爾會覺得有些缺乏人氣,但的確毋庸置疑的是位讓人傾心的美人——是比起用膚淺地『美女』來比擬,更適合『美人』這個詞彙的女子。
 
「而且她的身材很好。」
 
難得敏銳地察覺到話題在剎那間偏離到某種危險的方向,艾妲略顯緊張地深吸了口氣,嚴陣以待。
 
「穿著白袍的樣子也很誘人。」
 
……真是太糟糕了。
突然之間,艾妲有種自己無論做好多少前置的心理建設,也沒辦法從容應對接下來發展的無力感。
 
「那個拿著試管的手指,更是性感得讓人獸性大發。」
 
啊啊,獸性大發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神色複雜地看著面無表情說出驚人之語的聖女之子,不知該做何反應。
 
「所以。」
 
完全沒有發覺面前的軍官困窘到不行的無奈,人偶若有所思地停頓語氣,而後慢條斯理地用口頭排演出『瑪格不行,大小姐在看著』的奇妙劇情。
 
「——這就是原因。」
 
有這麼一秒,艾妲明顯感覺到心中那股對於自己為何要如此追根究底的執著、所產生的悔意;許久,她終於嚥下了所有的口乾舌燥,啞著聲音開口。
 
「請恕屬下失禮。大小姐的這些臆想到底——」
 
到底是怎麼來的啊!?
 
這種莫名其妙地妄測可是比任何抹黑還要使人驚恐——即使是生前厭惡政治上所有勾心鬥角手段的軍官,也是明白沒有一封黑函更能比得上『緋聞』帶來的傷害;文字上的醜聞尚且能夠清者自清,但是感情上的曖昧卻是黏膩到跳進冥河也洗不乾淨的。
 
像是沒有預料到艾妲竟會這樣詢問自己,人偶困惑地偏過頭,正想說些什麼,身後的實驗室大門卻在此時打開了。
 
「妳們在這裡做什麼?」
 
工程師的臉上有著徹夜不休的疲憊;即使如此,在聖女之子輕喚中,她還是掛起溫婉的淺笑,習慣性地伸出手替對方微調了黑色眼罩的位置。
 
「艾妲?」
 
然後,她看向了神色莫名尷尬的軍官,挑了挑眉,似乎在等待對方欲言又止的下文。
 
「是機甲出了什麼問題嗎?」
 
儘管覺得浮現在軍人端正面容上的猶豫與窘迫非常有趣,但是在倦意的影響下,她難得收起了調侃的心思,善解人意地點出對方來訪的可能原因。
 
「啊、是的……不、不對,其實也沒什麼,我——」
 
小心翼翼地用眼角餘光打量著斜倚著門框、似笑非笑的瑪格莉特,明明還是那個身穿實驗長袍的潘德莫尼工程師,但艾妲卻是覺得有哪裡不對了。
 
美人。
性感白袍。
魔性的纖長手指。
 
聖女之子早前的那番話隨著艾妲的思緒載浮載沉,造成的影響甚至讓她有種、即使是基於禮貌地注視對方的眼睛回話,都是一種不堪的褻瀆。
 
「……不好意思,什麼事也沒有。」
 
最後,正直的魯比歐那軍人終究是認輸地垂下了總是英挺的肩膀,半是沮喪、半是落寞的轉身離開。
 
「我們親愛的隊長閣下是怎麼了?」
 
不解地看著艾妲漸行漸遠的背影,瑪格莉特對著悄悄牽住自己右手的聖女之子輕聲詢問。
 
但人偶只是緩緩搖了搖頭;接著,當那比戴著眼鏡的工程師還要良好的視力,注意到金髮軍官泛著微紅的耳根時,才像是想起什麼般的低語。
 
大概是害羞了吧。她說。
 
The End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