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毛受與溫吞攻的故事,應該算是微百合吧?
其實本來是想寫出後續以後再發的,但是後來我發現我忘記後續要寫什麼了,所以ry

總之,我覺得這樣子性格相左的兩人真的很可愛。(´◕ฺω◕ฺ`)




 「死小蝸──!」
 
幾乎可用暴跳如雷來形容的對著姍姍來遲的某人大吼,要是可以,瑋庭真的很想將手中的提包用力砸到那個人的臉上──可惜的是對方與自己的距離還是有效的狙擊範圍之外,因此儘管右手忍不住的蠢蠢欲動,她還是決定放過手中這款最新的帆布包及目標人物那個尚且稱得上是端正的五官一馬。
 
「妳知道妳遲到多久了嗎!」
「嗯……35分鐘……又28秒。」
「妳也知道是35分鐘!!」
「冷靜一點……阿毛……嗯。」
「冷靜妳個頭啦!!」
 
看著眼前之人那不急不徐的模樣,她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句尾之後,早就自動冒出了一個不只的驚嘆號,來表達這份激動與不悅。
 
「可是我是有理由的……」
「是嗎?好,那妳倒是說說看啊?什麼理由?」
 
雖然對自己的暴躁易怒還沒什麼耐心頗有自知之明,瑋庭卻也自認她並非如此不近人情;因此,假如這個連心跳都要慢上別人好幾拍、卻不屑於說謊的女人,真的能說出個所以然說服自己,她或許可以考慮稍微地減輕事後的懲罰──儘管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地、瑋庭就是覺得成功說服的機率不大就是。
 
「其實是……今天在半路上……嗯、我遇到了一位老太太……」
「然後?她心臟病發了?腦中風了?還是因為骨質酥鬆,跌倒後骨折了?」
「不要隨便詛咒人家啊阿毛……那個,總之……她要過馬路……」
「啊?」
「秉持著敬老尊賢的精神……我就打算扶老太太過馬路……」
「結果?」
「結果……唔……老太太嫌我動作太慢……就自己走了……」
「──所以這個跟妳遲到到底有什麼關係啊!!」
 
兩者之間根本全然沒有任何關聯性吧!!
有一瞬間,她真的想要狠狠揍爆面前的女人,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彷彿是在面對有著不共戴天之仇仇人般的咬牙切齒。
 
「……我遇到了很多老人家。」
「妳給我去死啦!!莫逸平!!」
 
難得從對方口中聽見自己的全名,逸平略感不妙的縮了縮肩膀,表面上卻還是那副萬年不改的溫吞勁;她眨著似乎剛睡醒、猶帶惺忪的雙眼,看著隨時都有可能朝自己臉上揍上一拳的好友,動了動嘴唇,終於將從喉頭發出的音節,從唇縫間緩緩發出。
 
「我怕妳會等到沒耐性……阿毛。」
「再說一次?」
「妳掐死我比較快……真的。」
 
終於忍不住怒氣的瑋庭,用力地抓住了逸平的領子,一扯、再一撞,就是一個速度與力道兼具的滿分頭鎚。
 
「……好痛。」
「妳要不要反應神經也比別人慢啊!可惡!」
 
幾乎像是要崩潰一樣的怒視著對方,瑋庭在歇斯底里地低罵了一串快到逸平聽都聽不清楚的抱怨之後,終於無力地垂下了肩膀。
 
「算了。」
 
她說。惡狠狠注視著逸平的眼神卻怎樣也不像是口頭上表現出來的意思;儘管肢體上的動作的確少了些緊繃,不過隱藏著憤怒的眉間依舊不妙。
 
「等電影結束後再來跟妳算帳。」
「……喔。」
 
弱弱地應了一聲,聽起來有些敷衍的意味,但只有天知道莫逸平到底是抱著怎樣沮喪又可憐的心情才好不容易擠出那個單音。
 
她也知道自己的動作向來很慢,說話也是,雖然也很努力要跟上別人的腳步,不過卻總是失敗、接著就無一避免的會被嫌棄。這總是讓她很是難過。
 
儘管自己和瑋庭認識的時間不算短,前前後後像是今天一樣的事件也發生過不只一次,逸平卻還是會擔心;擔心自己是不是下一秒隨時會被這個難得能夠交往這麼久的好友捨棄。
 
她真的很喜歡瑋庭。真的。
 
看著又一次嫌棄自己走得太慢,便回過頭拉住她的手,以至於她必須小跑步才能跟上那風風火火邁開腳步的瑋庭,緊握著逸平的右手溫暖非常;而自交疊的手掌間蔓延開來的微熱,就連侵略效率都跟這雙手的主人一樣迅速。
 
「……阿毛。」
「怎樣?什麼事?」
 
那張不停注意著時間的側臉上寫著些微地煩躁,雖然距離電影開演的時間還有20分鐘,不過她並不確定這樣的時間夠不夠自己殺去大排長龍的販賣部買上一包爆米花與兩份熱狗套餐──想也知道某個因為『敬老尊賢』卻半點忙都幫不上,最後還遲到的笨蛋肯定會為了怕自己當場氣炸,省略掉午餐時間──於是,對於逸平怯生生地輕喚,瑋庭只是皺著眉頭哼了哼,便繼續隨著對面的交通號誌倒數。
 
「其實……」
「──啊,綠燈了,我們走吧。」
 
她是想要道歉的。
倘若道歉能讓瑋庭的心情好一點就好了。她是這樣想的。
只是在逸平開口之前,99秒的號誌卻提前換了燈號;這讓她不禁不知道第幾次埋怨起自己的溫吞,卻又無法改變已然成真的現實,只能嘆了口氣,強迫自己加大步伐、跟上瑋庭的速度。
 
值得慶幸的是,在她們氣喘吁吁的抵達電影院時,販賣食物的部門並沒有多少客人──這興許該感謝前陣子電影院開放觀眾自行攜帶食物的那道命令──總之,當瑋庭旋風般的拎著食物回到還有些喘不過氣的逸平面前時,剛好是在電影開演前5分鐘。
 
將提前訂好的票券交給了工作人員,然後進廳入座,逸平接過瑋庭遞來的兩份熱狗,有些困惑。
 
「蕃茄醬、酸黃瓜,芥末多一點。妳喜歡的口味。」
「……妳不吃嗎?」
「我早就吃飽了,蠢小蝸。」
 
啪地撕開了爆米花的包裝,瑋庭對著還欲言又止的逸平做出了噤聲的手勢,大螢幕上正巧出現了大大地電影製作商代表Logo。
 
電影開始了。
 
真要說起來,其實逸平並不清楚今天到底是要看什麼類型的電影。
畢竟這是瑋庭第一次邀約自己來電影院,想著依照好友的個性、怎麼說也應該是看個動作片或是搞笑片吧?再不濟也是個懸疑驚悚;沒想到才慢悠悠地咬了口熱狗,她卻瞬間對著螢幕上的男女主角露出了近似驚悚的奇妙神情。
 
竟然是愛情文藝片……!
她詫異地偏過頭,正想要壓低聲音說些什麼,卻沒想到看見的是瑋庭入戲太深的泫然欲泣,但偏偏又夾雜著恨不得快轉劇情的躁慮──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最後決定繼續默默消滅手上熱狗的逸平忍不住這麼想著,那個阿毛竟然會喜歡看文藝片欸?世界末日要來了嗎?
 
不過,不得不說──
漠然於劇中男女主角的要死要活,始終將注意力定格在某人抓著爆米花洩忿身影上的逸平,就是覺得這樣的瑋庭沒來由地可愛。
 
直到最後,被拉來當作陪客的逸平,還是不知道電影究竟演了些什麼;她只記得那包可憐的爆米花在戲演不到3分之1時就已經見底了,瑋庭喜歡的冰紅茶則是在劇情進展到大概2分之1的時候,只剩下冰塊在裡面空虛地晃動。
 
看著好友這樣的進食速度,逸平注視著在螢幕下方浮上『The End』後還有3分之2在自己手上的第二份熱狗堡……
 
胃似乎痛了起來。
 
或許待續。
[ 2012.12.27 | 原創‧ | 留言:: 0 | 引用:: 0 | PageTop↑ ]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