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名:《實驗》
是為了鬆緩(?)神經,順便改善太太女人病發作便持續爛骰的一篇文。

寫完以後真的是神清氣爽的只想要抖毛。
嗚嗚嗚嗚、我家瑪格真的好棒喔。怎麼可以這麼性感、這麼壞心、這麼可愛!──啊啊、太太我喜歡妳啊!真的喜歡!

本來是只有瑪格×C.C.的部份,但是後來想想還是加個艾妲好了(欸)
反正再怎麼說都是調戲嗎?多幾個對象倒是無所謂啊,賞心悅目就好啦。

說是這麼說。
其實我也好想被瑪格莉特做實驗啊嗷嗷嗷嗷嗷嗷!!

總之。
本來就是為了放鬆跟滿足自身惡趣味所寫的文啦。

其中角色的心態與其說是出於『愛情』,不如說只是單純地覺得『有趣』,所以也沒有什麼『三心二意』、『水性楊花』可言;真要說起來,大概也只是因為金髮都有想讓人狠狠欺負地狗狗屬性吧,我想。(等等)




於導都的工程師們而言,所謂『實驗』,即是生命的全部。
為了追求真相、為了改變世界,又或者還有其他更加冠冕堂皇的原因,是怎樣都好。無論如何,再完美的理由,也無法遮掩;工程師們的本質,也不過是充其一生的在追求一場『有趣的實驗』罷了──那是種、旁人無法理解,早已深植靈魂深處的偏執狂熱;是即使到了死亡之後,也無法遺忘、非常重要的,建構了潘德莫尼狂者們存在的某個部份。
 
煩躁地扒亂了本就不夠整齊的一頭短髮,名為『C.C.』的年輕工程師抓著新鮮出爐的數據文本,看著精算過後得出的結論,臉上淨是極端困惑與不解。
 
不該是這樣的結果。她想。經過計算改進後的轟炸延遲時間,理論上應該在縮短一些。縱使只是零點幾秒的差距,卻也不想這樣不求甚解的妥協。這是屬於工程師的吹毛求疵。再者;即便是這樣些微的秒差,很多時候也是足以決定戰局的結果。所以,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
 
「──瑪格莉特小姐。」
 
儘管如此,卻也想不透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無可奈何之下,只能求助於人。在如何充滿傲心的工程師,當遇到個人解決不了的問題時,也是懂得低頭求教的;縱使是那個總是一口一個『雜碎』的嗑藥香菇頭,也是如此──嘛、雖然態度可能還是有些差距的啦。有些心不在焉地想著。然後,在看見自己尊敬的前輩,將視線自散著冷光的投影上移開,直視著她時,C.C.忍不住露出了有些孩子氣的笑容。
 
「有什麼問題嗎?」
 
瑪格莉特地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也許是因為疲憊的關係;然而,那雙安靜收在鏡片之後的橙金,卻是一如以往的沉穩理性。雖然沒有說過,但C.C.其實非常喜歡瑪格莉特的眼睛,乾淨的、冷漠的,帶著砥礪過後的純粹;無論面對什麼都不會帶上任何個人情緒。標準的,工程師的眼睛。
 
「C.C.?」
「……啊?啊!抱歉。瑪格莉特小姐。」
 
拉回一旦注視著瑪格莉特,便會不小心跑遠的思緒。C.C.尷尬地笑了笑,將手中的文件遞給對方的同時,順帶說出了自己的問題。
 
瑪格莉特翻閱著文件的指尖既纖細又美麗;在實驗室內微藍的照明之下,隱約帶著微涼的通透。彷彿為了遮掩自己太過莫名地感想,推高了稍稍滑落鼻樑的眼鏡,C.C.將目光落到了瑪格莉特身後的影像之上──啊啊、是關於『機械獵兵進入防禦模式後,會暫時限制行動』的改良吧。偏過頭,也許是為了思索、又或許是為了看見更多完整內容。C.C.微皺起了眉間,才發現原來整體的改良模擬,已經進入最關鍵的後續階段。
 
「將這裡的數值調高一些試試如何……C.C.?」
「咦?欸、好!好的,我等下馬上去試驗看看。謝謝妳,瑪格莉特小姐。」
「──不會。話說回來,妳剛剛是在看那個吧?獵兵的缺點改進。」
「欸……」
 
猶如被抓住惡作劇的孩子,神色間滿是窘迫。C.C.半是抱歉、半是羞愧地頷首。
 
「真不好意思……其實,我打擾到瑪格莉特小姐了吧?」
「沒事。雖然說是很重要的部份,不過──」
 
反正光靠我一個人也做不來。這麼說著的瑪格莉特,卻毫無一絲對於實驗無法完成時、該有的緊張,而是揚起了一個有些事不關己的淺笑。這讓C.C.有些難以理解。
 
「瑪格莉特小姐?」
「該怎麼說呢──」
 
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唇。瑪格莉特似笑非笑地瞇起眼睛,全身散發出與講求精準的實驗室格格不入的慵懶氣息。
 
「這應該,也是為了另一場有趣的實驗吧。」
 
她說。答案仍舊是那般的曖昧而隱晦。
看著這樣的瑪格莉特,C.C.欲言又止地抿起嘴唇;工程師那種該死的好奇心追得她想要再次發問,理性上卻又該死的覺得再問下去是否有些太過失禮。
 
「別擔心。妳很快就會理解的,嗯,再30秒。」
 
大概是察覺到了年輕工程師的糾結,瑪格莉特下了個友善、但仍是讓人滿頭霧水的補充後,便伸了個大大地懶腰,站了起身;在C.C.更加困惑地注視中,走到隔離了實驗室與另一個現實的門前,接著,按下開啟大門的按鈕。
 
從門外撒進室內的光線太過明亮,甚至有些刺眼。C.C.站在距離門口有段距離的位置,凝視著工程師妍麗溫婉的側臉──從方才開始,掛在瑪格莉特嘴角的淺笑便不曾散去。儘管從這裡看不清楚來訪的對象為誰,但從斷斷續續傳入自己耳中的聲線研判;能擁有如此溫柔低沉的聲音,也只該是那位金髮的魯比歐那軍官了吧。
 
所以說,進行到的階段,是必須與駕駛員共同討論的部份嗎?但是,為什麼又是現在呢?按常理來說,與操作者的協調、不應該是在最後──
 
還沒想透王國軍人來訪的緣由,竟是看見,原先不過是專注聆聽、毫無任何動作的瑪格莉特,此刻正一手扶住門欄、微微踮起腳尖;然後,傾身。
 
『這應該,也是為了另一場有趣的實驗吧。』
 
沒來由地,C.C.想起了瑪格莉特早前說過的某句話語。啊啊、原來如此。收起面上那抹向來被說是太過傻氣的微笑。那麼,接下來,就照著瑪格莉特小姐的建議,將數值調高看看吧。
 
她面無表情地轉身,自柔軟金髮中露出的耳廓,卻早已泛開明顯的紅潤。
 
 
在與瑪格莉特約定時間的前一刻鐘來到實驗室。
艾妲仔細打量著貼上一堆『生人勿近』、『內有惡犬』,筆畫狂亂不羈,又帶了些拼死也不願他人染指自己地盤的潔癖感,文末且附了一個齜牙裂嘴香菇符號的警告標語,莫名地在聯想到某位紅髮工程師的同時,又忍不住覺得──準確來說,裡頭根本沒有什麼『惡犬』吧。猶豫著是否該提早按下門外的通訊紐讓對方知曉自己已經到來,一邊不禁對於獵心獸竟被稱為『惡犬』這一點,感覺到某種彆扭的幽默。
 
或許這是只屬於導都研究人員的笑點?她猜。似乎能夠想像瑪格莉特在看見羅索於門口貼上這些標語時,會露出怎樣的表情──事不關己卻又恰到好處地揚起一個溫婉淺笑;而後,也許還會慢條斯理地說出一句『惡犬,嗯?』,再似笑非笑地召喚出來自混沌深淵的猛獸、之類的。
 
啊啊、所以這些警告話語,就某方面來說還真的是『賭上性命』才能出現的成果。不禁為自己腦中的那位狂傲工程師默哀三秒。同時,靜靜看著眼前的鐵門默契似地無聲敞開。
 
工程師們追求的一向是最精確的數字,無論是對於物理上的定數,化學物質的容量,或者是時間的分秒;講究到甚至是可以用最精密量器測量的龜毛程度。
 
「午安,瑪格莉特。」
 
於是,當艾妲看見出現在面前、倩笑巧然的瑪格莉特,早就沒有對於工程師那種彷彿與自己心有靈犀的驚訝;反而,能夠維持平靜、溫文爾雅的點頭招呼了。
 
「午安,艾妲。」
 
舒緩地語調之中暗藏著通宵達旦的疲倦。這讓艾妲下意識蹙眉的同時,又不免無奈地一聲喟嘆;想讓來自潘德莫尼的工程師們丟下手中進行到一半的實驗去休息什麼的,絕對是比單獨面對幻影城的月光姬還要難上十倍的事情。
 
「今天,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是以,她唯一能做的,便只有盡力協助了。如果能夠早一些讓試驗完成,瑪格莉特自然也會心甘情願的回房休息。思及此,總是貼心有禮地奧羅爾隊隊長,語氣中竟是帶上了少許地催促。
 
「下午要進行最後的調整。所以,需要駕駛者提供一些個人資料。」
「沒問題。」
 
這也不是什麼新奇的事。在過去,為了讓獵兵個人化,後勤部的維修員便會與操縱者進行各種協調,諮詢一些諸如身體狀況、健康情形、心理素質等等問題,之後再在一次又一次的戰鬥中配合駕駛者進行微調,好讓機甲兵的操作能夠更加順暢;因此,即使是在喪失多半生前記憶的現在,在面對這些詢問時,艾妲依舊能夠毫無遲疑的流暢回答,根本無須多加思考,猶如這些答案早是成為身體反射的部份一般。
 
「165。52。那麼,下一個問題。」
「好的。請問。」
「──妳最近有跟人發生性關係嗎?安全或不安全的。」
「沒有。……欸?」
 
幾乎是在回答的下個剎那陷入微妙地默然。大抵是前頭的幾個問題太過簡單,導致艾妲在答覆瑪格莉特的『下一問』時,全然未曾多想的回饋了最原始的答案。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好隱瞞的事情,但是這般隨便地脫口而出,感覺還是有哪裡不對啊!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掉入陷阱的王國軍官,臉上淨是尷尬地微紅。
 
「啊。別在意。這只是科學性的一般提問。」
「我、我知道。瑪格莉特,但是──」
「性行為過後,經由大腦產生的多巴胺是會影響到身心兩者的。這點我想艾妲妳也很清楚。」
「……確實。」
 
完全沒辦法反駁擺出『一切都是為了科學』且一臉義正嚴詞的瑪格莉特,口拙的魯比歐那軍人只能在短兵相接的第二回合,乾脆地舉手投降。
 
「是我太激動了。抱歉。」
「沒事。我能理解。那麼,接下來──」
 
不過,慘遭一次措手不及的突襲後,終於懂得嚴陣以待的優秀隊長,卻始終沒等到來自工程師的疑問句;她愣愣地看著比自己矮上一些的瑪格莉特略踮腳尖,在最適合耳語的完美高度、湊在自己的耳邊呢喃──
 
如果我說我想要吻現在的妳,該怎麼辦呢?艾妲。
她問。呵在耳際的熱氣暖暖地、是有些類似冬日中難得地和煦暖陽的溫度。實際上,卻又比冬陽更加灼人。
 
瑪、瑪格莉特!
艾妲能感覺到臉上燃起的高溫,甚至能讀懂了自己沙啞語氣中的訝然與無措。
 
可惜的是,調侃完成後,便懷抱著無辜神情、功成身退的瑪格莉特,似乎沒有打算與啞口無言的金髮軍官繼續虛耗美好時光;她只是理所當然地在艾妲的頰邊落下一個比起愛情、更該說是惡戲的親吻,接著便毫不留念、翩然轉身──即使是將對方的反應全部留在自己無法看見的身後。瑪格莉特仍能輕易想像那張端正清麗的臉上,此時該是怎樣的驚慌錯愕。
 
真是有趣啊。
瑪格莉特無聲地勾起嘴角。然後,再將目光落在察覺到自己腳步後、忍不住一個震顫,表面上卻仍舊強作正經的另外一名年輕工程師時,女人有些惡劣地這麼想著──
 
果然很有趣啊。實驗什麼的。
 
The End 
[ 2013.01.23 | 隨記‧ | 留言:: 0 | 引用:: 0 | PageTop↑ ]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