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注意事項:
1、姊妹丼(Elsanna)注意
2、Incest注意
3、H向爛尾注意

算是農曆年的紅包之類的東西吧ry
劇情上根本沒有邏輯可言(o)又或者其實本來想寫但實在太麻煩惹ry
畢竟要形成一個跨越禁忌線的邏輯一整個就是會寫成長篇的節奏(艸)

所以名字也是亂取的不要在意。
……本來還想叫做『白日宣淫』之類的ry(住手)

吐槽可(o)
反正窩自己也是一邊寫一邊覺得:『WTF!怎麼突然就做起來惹啊』、這樣(欸)

作業時BGM是這首;



然後窩就真的跨線到了嶄新的世界了啊阿母未命名

感覺很久沒寫這麼正經(?)的東西惹,真是有夠不習慣的ry

接下來應該會專注的把女王陛下她沒有威嚴(別名:一個妹控的故事(x)寫完反正只剩下一章、然後就可以開始寫姐控的故事了(wht)




有些人,光是存在那裡、便能叫人意亂情迷,連周遭的空氣都變得秀色可餐。
 
Arendelle唯一的公主,Anna Frozen,此時正抱著紅色的絨織抱枕,一臉懶散,毫無形象的半臥在書房的一角,看著正執著於國政的國君,忍不住如此胡思亂想。
 
垂肩的髮辮,若隱若現的頸線,在羊皮紙上、握著鵝毛筆振振書寫的指尖,Anna心想,為何她的姊姊,The Queen of Arendelle,她最親愛的Elsa Frozen,光是這樣便能輕易的勾走了自己所有的注意與視線;而她,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卻對自己造成的一切傷害恍若未覺,將幾乎要被心底躁動燃燒殆盡的Anna晾在一旁,還仍舊一副事不關己的鎮定自若。
 
她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她知曉如果自己做了某些蠢事,必然能換來女王的青睞。
 
不過,這樣是不夠的。
 
丟下其實純粹是用來自我安慰的枕頭,Anna躡手躡腳的走到Elsa身邊,輕輕靠上她的肩頭。
 
「Elsa……」
 
她呼喚著姊姊的名字,語氣如此無辜,讓人不禁聯想到撒嬌的小狗,可愛得連冰凍之心都能為之軟化。
 
「什麼事、Anna?」
 
沒有怪罪妹妹不合時宜的打擾,女王陛下微微側首,正巧蹭上少女柔軟的臉頰;並且,彷彿從中獲得了某種足以使人沉淪的溫暖能量般,Elsa舒服地瞇起眼,感覺專注了一個下午的疲倦被掃除一空。
 
「我只是有點冷。」
 
紅髮的少女這麼說道。
即使告誡過自己不能向日理萬機的Elsa埋怨太多,向來直爽的Anna依舊是不小心在隻字片語中流露出了些許的不滿。
 
「而妳是這麼的忙碌。」
「I'm so Sorry,Anna……」
 
一國之君的道歉本該是這麼的貴重,但Anna已經聽得太多,以至於產生了價值上的麻木;她甚至不用閉上眼睛,都能想像出Elsa接下來會說出些什麼樣的話語。
 
「But──」
「沒關係,我不是在責怪妳。」
 
搶在Elsa之前打斷了對方闡述關於國君責任的話頭。
縱然沒有受過關於君王學的教育,王室成員根深蒂固的政治敏感度還是讓Anna能夠察覺女王陛下近日的焦頭爛額;更別提自己並非只具有Elsa的妹妹、或是Arendelle公主殿下的這兩種身份──身為所謂的『枕邊人』,Anna自然比誰都能理解身旁女人在每個深夜的輾轉反側。
 
「我只是擔心妳,Elsa。妳連續幾夜沒有睡好了呢?」
「……嗯……抱歉,我吵到妳了嗎?」
 
總是把妹妹擺在先於自己順位的Elsa,她的滿懷歉意卻讓Anna忍不住的感到憤怒。
 
「噢、天啊!我說過不要這樣的!」
「Anna……」
「不准說『I'm sorry』!不准!」
 
全然不畏懼以下犯上的罪名,Anna惡狠狠地出言恐嚇了她的君王;只是,瞪視著Elsa欲言又止的雙唇,以及最後牽起出一絲苦笑的嘴角,恍惚間竟是沒來由地算起了自己究竟多久沒有與Elsa接吻,甚至進行更親密的行為、這樣的事情。
 
「我其實一直在想……」
 
她深吸了口氣,暫時壓制了心頭蠢蠢欲動的野獸,想要試著跟Elsa談談勞逸結合的重要性,脫口而出的話語卻還是出賣了少女真正的意圖。
 
「──如果把妳做到累,妳是不是就會乖乖休息了?」
 
彷彿是被Anna的直白嚇壞,Elsa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妹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好一會,從胸口漫出的高溫,才似是要反應出她對於溫度的鈍感般、逐漸攀上了Elsa的臉頰與耳根。
 
「Oh, Anna……」
 
Elsa訥訥低語著情人的名姓,覺得基於長姊與一國之君的身份,自己是該糾正Anna的粗魯言詞;然而,站在另一個立場來看,她又是這麼的開心。
 
「我不知道……呃、我的意思是……妳懂的。」
 
所以,她只能給予這樣的回應。
或者,準確來說,Elsa根本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講了些什麼;反正,事實上,Anna也不需要懂。
 
是從何時開始,起先半靠在身旁的少女,已然繞到面前、擋在了她與書桌之間?又是從何時開始,Anna的呼吸、離她的嘴角是這麼的近。
 
「No……Anna……」
 
她在親吻之間含糊地低喃,不知不覺間纏上公主頸間的手臂,倒像在絮語著欲拒還迎的曖昧;屬於女孩特有的香甜竄入齒間,柔軟的舌進行著輕佻地侵略,萬人之上的女王,此時真正的臣服在了一人之下。
 
「Please……don't……」
 
不對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刺激著向來矜持又恪守禮儀的女王、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對於規矩的漠視,促使Elsa緊緊擁抱著面前的少女,一邊在唇舌交纏間用偶爾流洩出的理性對抗,一邊又聽見欲望在自己耳邊的細碎慫恿。
 
好不容易暫停了一次太過激烈的長吻,Anna抵著Elsa的額頭,氣喘吁吁,蘊著水光的藍眸中藏滿了純粹的歡愉。
 
「我喜歡妳這時候的模樣,Elsa。」
 
她的鼻尖蹭著她的,Anna表達親暱的方式,簡直與某些可愛又毛茸茸的小動物如出一轍;就連討好的眼神,都是如此相似。
 
「當然,其他的也喜歡。可惜這裡是書房──」
 
用惋惜的語氣做著委婉的試探,Anna突然覺得自己實在太壞;但在看見Elsa咬著微腫溼潤的嘴唇猶豫時,又不禁想著、如此這般的小小心機實在是無傷大雅又物超所值的決定。
 
「……的話……」
「Elsa?」
 
沒有聽清女王陛下幾乎淹沒在喉間的話語,Anna困惑地再次詢問;得到了Elsa短暫的沉默,以及在幾秒後,緩緩撫上自己臉頰的指尖。
 
「不要太激烈的話……」
 
她微涼的手指滑過Anna臉上的雀斑,及至妹妹與自己相同原因而顯得潤澤的唇瓣;Elsa害羞地避開了對方熱烈期望的視線,囁嚅出連自己都不敢聽見的應允。
 
「──謹遵您的旨意,我的陛下。」
 
拉過Elsa的手,在那雙長年藏在絲綢保護之下、顯得格外白皙的掌心中,烙下一個細緻的輕吻,並順勢而下吻至她的手腕;而後,Anna偏過頭,不輕不重地咬上了Elsa的頸間。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Elsa差點亂了呼吸;與自己偏低的體溫不同,少女的嘴唇是如此溫暖,偶爾壞心眼掃過皮膚的舌尖更是讓她幾乎要無法忍受的炙熱──然而,尊貴的女王依然縱容著她的公主得寸進尺,恣意輕薄她的身體。
 
「Elsa……」
 
嗯?
Elsa失神地回應,在感覺到Anna的手掌滑落腰際時,身體本能的逃開,身後的椅背卻迫得她更加的走投無路;只能茫然的任由Anna豐潤的唇瓣從眼前掠過,在鎖骨上留下了轉瞬及逝的餘溫,接著便是落於胸口處、隔著薄薄布料的探尋與挑逗。
 
Elsa半闔的眸中漾滿柔美的情慾,隨著Anna的一個動作,纖細的頸子形成了美麗的弧度;她咬著嘴唇,自喉間低鳴出隱忍的輕喘,一點都不想因為這種聲響、驚動守在外頭的侍從。
 
這樣過度的壓抑,卻讓Elsa的意識陷入近似缺氧的迷濛;等到視線終於足夠清晰到能聚焦在Anna身上,Arendelle的女王才終於發現自己眼下的姿態是多麼羞恥──
 
她的妹妹跪立於她的兩腿之間,向來能使Elsa的肌膚滾燙起來的親吻、正在她穿著高跟鞋的腳背上徘徊;明明該是代表最高敬意的吻禮,當下看來竟是格外煽情,更遑論她如今的姿態……
 
當Anna的吻漸漸呈現出向上攀爬的趨勢,Elsa握著椅把的雙手不禁下意識的用力,在手心與把手的交界處拓散出一小片淺白的淡霜。
 
她嘶啞地輕喚著Anna,希望她親愛的妹妹能夠停止這種無法被確切界定為折磨或是愛撫的行為;而Anna確實也聽進了她的請求──Arendelle的公主殿下,表現出了她驚人的善意……尤其是在殷切滿足Elsa情慾這方面。
 
Anna的指尖在一片濕濡中遊曳,隔著布料的觸碰總是不夠真實,即便那層障礙是多麼不具存在感到足以忽略;Elsa覺得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叫囂,她是如此飢渴於少女的溫度──若是情況允許,Elsa甚至覺得要自己拋棄一切矜持,放浪形骸的像個蕩婦也沒有關係。
 
喔、沒錯,如果情況允許……
 
將所有或高或低的呻吟全都埋進少女的懷裡。
Elsa擁抱著Anna的力度、劇烈到抓亂了公主殿下整齊的衣裝,在她背後留下沉默無聲的曖昧;但那些邋遢的皺摺,對於Anna而言,卻是她所追求的、無與倫比的榮耀。
 
為此,Anna甚至忍不住越發刻意的玩弄Elsa的敏感處,並在最後、Elsa終於失控的咬上自己肩膀時,藉由傷口的疼痛,感受到了被充斥的滿足。
 
「……I love you, Elsa.」
 
用著近似迷亂的嗓聲呢喃著愛語,Anna淺吻著Elsa沁出薄汗的鼻尖,眼睛閃亮亮的、濡著難以形容的愉悅。
 
猶未從短暫的高潮中脫離的Elsa,聞言、抬起頭,旋即撞進一片期待著回應的目光中。這讓Arendelle的女王陛下不禁對於少女的淺顯易懂感到失笑;然而,她依舊沒有辜負Anna的盼望,無奈又寵溺的回以一個唇貼唇的親吻。
 
我也愛妳。她說。
 
 
 
 
 
  

秘密